日本南北朝:大保原合战

向下

日本南北朝:大保原合战

帖子  片仓小十郎 于 周四 七月 19, 2012 9:31 pm



序言
正平十四年(延文四 1359)的筑后川合战,又称“大保原之战”、“大原合战”。前者所指是该次战役的战场覆盖筑后川干流和两条支流手洗刀川、宝满川流域,所以筑后川泛指;而大保原(大原)实际上为整个战役进行高潮时的一个局部的称呼,也即少贰赖尚本阵所在,窃以为以八月六日战役高潮的主要区域宝满川来称呼更合适,但大多数地方均以“大保原之战”来称呼,我们也就约定俗成,如此称呼下去罢了。如果说水岛事变决定了少贰家无可挽回的衰败命运话,那么大保原之战就是这出悲剧的序幕,同时也是征西府辉煌十二年的开端。

首章
从正平三年开始的九州“三国演义”到八年的时候开始接近尾声,自足利直冬离开九州转向经营中国以后①,少贰赖尚出于反探题的目的和宫方携手以对抗武家方的镇西探题一色范氏;太平记第二十三卷中有“去年,太宰少弐大人已然和一色宫内大辅战于古浦城,今载,更助菊池肥后守大军攻筑后”的记载。这说的是正平六年十一月,一色范氏之弟筑后守直氏率忠于探题的军队围攻少贰赖尚所属的古浦城(筑后三井郡的高良山上),赖尚为了寻求援助向驻军筑后的南军菊池武光求援,武光汇合五条赖元、阿苏惟澄军,进军古浦城援救少贰赖尚,随后菊池、少贰联军打败直氏军,大友一族的田原贞广、氏直战死,直氏向肥前小城退却。此后赖尚也正式加入南军,使用宫家年号,两军的联合正式开始。正平八年(文和二 1353)少贰、宫方联军展开进攻太宰府的战役,二月一日在太宰府近郊的針摺原两军展开大战,结果探题军遭受了毁灭性的打击,一色范氏的直属军队损失殆尽,所属豪族四散分离。京都方面,正平九年底,直冬在山名时氏的拥护下,攻入京都,南朝宫方在全国范围内展开对北朝的战略进攻。正平十年八月,怀良亲王率领菊池武澄(武光弟)、五条良氏,筑后的少贰赖澄(赖尚子)、木屋行实,肥前有马澄明等军,进入肥前、丰后作战,其兵锋直指丰后的大友氏,十月怀良亲王大军围丰后国府,守将大友氏泰(家督氏时之兄)②投降,大友家居城高崎山城旋即陷入南军的团团包围中,在氏泰的斡旋下,双方达成和睦;亲王随后率领大军与在肥前压制千叶氏成功的武光军汇合进军探题府所在地博多。探题一色范氏父子无奈之下渡海亡命长门,之后范氏返回京都,其子直氏、范光留驻长门伺机反扑,次年九月两人进入丰前图谋再起,筑前麻生山一战惨败给菊池武义、武胜,最后希望随之破灭,一色氏出任九州探题的二十三年历史就此终结。

在探题方和佐殿方以整个北九州为战场展开殊死搏杀的同时,征西府稳居肥后坐收渔翁之利,在稳固领内统治基础的前提下逐步北上。首先南军把矛头指向肥后北部的重要交通枢纽—合志幸隆据守的合志城③,武家方在肥后的重要支柱合志氏的降伏,是南军肥后一国统一的重要标志。随后南军在少贰军的掩护下大举进入筑后,占据筑后国府后并以此建立远征北九州的前进基地,其兵锋所指北至博多、太宰府,西至肥前国府,东至丰后国府的广阔区域。

南九州方面:岛津家总领岛津贞久在九州混乱的政治格局下,和大友家一样始终坚定支持尊氏及其尊氏委派的探题范氏,观应二年(正平六,1351)九月上旬,岛津氏久带领南九州的国人在“筑前国月隈、金隈合战”作为探题方随军出征。文和三年(正平九,1354),对于岛津家屡立战功,探题一色范氏任命岛津贞久为鹿儿岛郡郡司职。但是等到探题方在北九州节节失利的时候,岛津在南九州的日子就日益艰难。正平七年南九州的形势是外面有属于直冬方的宿敌日向的田山直显,伊东祐氏,萨摩内部的官方势力是以据守谷山城的笔头三条泰季为首的,包括市来太郎左卫门尉氏家、东乡藏人道义、谷山隆信、伊集院忠国、鮫島彦次郎、国司道超一族、牛屎高元等官军。大隈也分成贞久方和田山方二派。在这些的势力左右夹击下,岛津家的困境达到顶点。南军彻底击败探题军以后,南九州三国的反岛津势力纠合起来大举进攻岛津氏,弱势的岛津氏不得不困守千台(川内市)和櫛木野(串木野市)两地以待局势变化,其中贞久守千台的小牟礼城、四子氏久守碇山城,而三子则据守櫛木野城;在优势敌军的围攻下苦苦煎熬,在得知尊氏无力派出援军的情况下,延文元年(一三五六)十一月岛津氏向三条泰季投降,宣布转入宫方阵营。至此武家九州的三大势力全部从属于南朝征西府治下。

而此刻放眼全九州依旧屹立不倒的武家方势力唯有日向的田山直显一族。当年尊氏西下九州,多多良川之战以后,率领四国九州诸势力东上京都;在任命一色范氏为镇西探题的同时,尊氏任命同出自足利氏的田山直显为日向守护,以其为探题的羽翼,增强探题方在九州在地势力中的份量④。在足利家的内战—“观应扰乱”中田山直显站在了直义、直冬党一边;与尊氏阵营的南九州大守护岛津为战,双方分别随同佐殿方和探题方在北九州的博多、太宰府等处激战。但是双方毕竟都以武家方自居,虽然内战不断,但在对付南九州本领内的宫方势力时也是不时连手出击。在大隅,日向方面南朝方的死硬派肝付八郎兼重依托王子城、松尾城(山之口町)、月山日和城(高城町)诸城为据点和联手出击的武家方田山、岛津两氏周旋,虽处于劣势仍然顽强奋战,以有如不死鸟般的不屈精神执着于南朝的事业,且在与两大势力间的抗衡中一直维持着不相上下的均势状态。在令岛津头疼不止的肝付八郎兼重去世后,肝付氏转而联合田山直显对抗田山氏,而当地宫方势力的领头者当属骁勇善战的肝付八郎兼重的旧部志布志城城主榆井赖仲、大姶良城城主大姶良新兵卫,榆井赖仲更是以反岛津、反田山的超强硬南朝将领姿态面对着两大强敌。观应二年(1351)田山直显汇合大隅土豪禰寝清成编成三万的大军(严重怀疑ING)在岛津氏的默许和暗助下,大举进剿榆井、大姶良两族,八月志布志、大姶良两城陷落。三年后的1356年榆井赖仲在胡麻崎城举兵,以图再起,在一度形势有利的情况被集结重兵来攻的直显属下禰寝清成彻底击败,榆井赖仲也于延文二年(正平十二 1357)二月五日在志布志城下的大慈寺自刃,年五十七。至此日向方面的南朝势力遭到全面毁灭性打击,在整个九州南军势力高涨的情况下,菊池武光也自然把打击目标转向了日向的田山氏。

在中央方面,正平十三年二月(1358)二月尊氏自京都第二次西下九州,准备征讨日益强大的南朝征西府,四月病死,田山直显的援军希望彻底破灭。正平十三年九月,南朝菊池武光率领一万大军(再次置疑ING)从肥后球磨郡翻越九州山地进入南日向,展开对田山直显的全面攻势。在大隈方向,岛津贞久响应武光的军事行动,子氏久率领岛津家所属的比志岛范平、涉谷重兴、伊集院久孝、木崎久春等跟从三条为首的萨摩南朝方武士一起从志布志城方向入侵南日向;在四面强敌环绕的情况下,田山直显以穆佐城为核心构建防御体系,准备进行最后绝望的抵抗,但在菊池军强大的攻势下,旋即被击破;田山直显逃至三俣院的高城,向向伊东家寻求援助不果,十一月南军攻破南城,田山氏在日向的统治宣告结束,直显潜逃出日向北上依附丰后的大友氏⑤。

南朝在針摺原战役以后建立起来的脆弱霸权的根基在此时发生了龟裂,日向的远征虽然是南朝一统九州的象征,也使“九州三人众”不满情绪达到了极点。对于少贰来说与南朝的联合无非是为实现打到最大“邪魔”一色探题的梦想,而在以恢复少贰氏辉煌过去为己任的赖尚的眼中,一色范氏和怀良亲王两者并无分别,征西府的军事辉煌时刻刺激着自己蠢蠢欲动的九州霸者之心,日向远征中征西府的不败名将武光亲自出马,征西府主力大举南下,筑前方向南军实力陡然空虚,不可抑制的野心在赖尚心里膨胀起来。对于大友来说,一直标榜为尊氏九州武家诸势力中最忠心的大友家,正平十年的无奈屈服不过是对南朝的暂时雌伏,在京都幕府的唆使和家内强大尊氏派势力的作用下,大友家等待的只是机会。从大友氏在整个九州南北朝内乱时代的表现来看,无疑是最坚定的幕府拥护者,无论一色范氏还是后来的斯波氏经,乃至今川了俊都是以丰后大友为九州的初始基地展开九州经略的,而对于南朝而言大友无疑是最碍事的顽石,数次举兵围困高崎山城足以为证。岛津家的情况好似少贰、大友的混合体:一方面做为南九州方面最坚定的尊氏的支持者,和大友家一样在南朝强大的军势面前不得不暂时雌伏;另一方面岛津视南九州萨摩、大隅、日向三国为私领,也就很自然的将三国中的敌对豪强三条泰季、禰寝氏、田山氏诸势力均视为“邪魔”,经过几次洗牌以后南九州的形势也日趋明朗,要想恢复萨摩、大隅、日向三国守护的至尊地位,打倒南朝是必须跨越的门槛,但是岛津氏也有区别与少贰的地方,自身实力的不足,促使其在随后宫武双方的决战中不敢倾力投入武家方一战,这是但是当时历史背景的真实反映⑥。无论三家是出于何种私心反抗征西府,坚定其信念的最根本原因还是在全国范围内南朝势力不可逆转衰退的趋势,征西府的辉煌掩盖不了南朝节节失利的军事颓势!


次章
随着日向讨伐战的展开,不祥的情报也传到了武光阵中,丰后所传来的大友异动的线报让武光痛心疾首,大友氏家督氏时趁南朝军大举南下的空隙,在丰后国府附近的高崎山城召集所属丰州各地豪族,准备起兵反抗征西府;同党丰前守护宇都宮宏知据守丰前要道,肥田刑部太辅则据守筑后要道,一个袋中捕鼠的包围网逐步形成。权衡利弊之下,武光决定先进行田山直显讨伐战,避免腹背受敌。正平十四年(1359)春,压制日向完毕的南朝军,不及返回大本营隈府城就在武光的率领下直接北上,其兵锋直指别府湾南畔的高崎山城,与此同时武光以征西府名义诏令少贰赖尚出兵协助讨伐大友氏。正平十四年三月南朝军进抵高崎山城城下,攻坚战随即展开。为了一劳永逸的解决大友氏这块极其挨事的绊脚石,武光决定武力夺取高崎山城 ,将武家方的忠实拥护者大友氏彻底埋葬。围城的同时,凶耗再度传来:四月少贰赖尚在太宰府举起叛旗,集结大军出阵豊前糸田城,从北面压迫过来;另一方面大友庶家志贺氏房在本领竹田(丰后国西部和肥后的阿苏地区接壤)集结党羽,从西面会攻而来;最致命的凶耗也随后传来,留守东肥后的阿苏惟村(唯澄长子)⑦叛变,且率重兵据守位于肥后阿苏郡和丰后玖珠郡之间要道上的小国要塞,南朝军经过丰后返回肥后大本营隈府城的道路则被彻底堵死。至此大友,少贰策划的袋中捕鼠围歼武光作战部署基本完成,顿兵高崎山城下的南朝军面临巨大的危机。

万分危急的困境反而激发了武光的斗志,对于十数年习惯单独对抗九州武家诸势力的菊池党来说,武家势力的群起叛变,尚不足以从心理上瓦解菊池军的斗志,武光决定瞄准口袋的弱点,打开一条通路逃离生天。而这个缺口就是选择武家方的最弱点也是对于南朝最至关重要的小国要塞,此关一过,返回本领的大路就此畅通。另一方面为了防止筑前的少贰军大举南下侵占筑后国府,进而进逼本领隈府城。武光军团迅速撤离高崎山城前线,全军向玖珠郡方向急进,至竹田全军分两队,一队转向筑后,前往固守筑后国府;另一队武光亲自带领目标仍然指向隈府城。由于阿苏大宫司惟澄随军,在熟悉地形的阿苏党的指引下,南军迅速展开攻击,少不经事的惟村所领之军顿时瓦解,其部300余人战死,惟村北逃⑧。赖尚、氏时围歼武光的企图则彻底破产,武家方也就此失去重创菊池军团的最好时机,至此宫武双方彻底摊牌,大保原合战的帷幕徐徐拉开。

赖尚见武光已经突出包围圈遂引军返回太宰府,一面准备军资,一面向全九州各国豪强发出“军势催促状”以聚集军势,状中所言募兵理由“将军家の命にする宫方一般の讨伐”,更有“良氏、良远以下の凶徒を退治する“的言语,所发出的更似为私人的命令,而不是将军的诏令,这也和赖尚本身的立场不无关系,除去前文所述的赖尚反抗征西府的理由以外,征西府内部对赖尚的排斥也起了一定的作用,由于少贰一族自建武新政以来反复无常的政治立场,使其在宫方大臣心目里的印象一落千丈,在排斥赖尚的诸人中尤数怀良亲王的近臣五条良氏、良远兄弟两人(五条赖元子)。另一方面,赖尚和足利幕府之间的关系亲密度远不如大友氏,而要转入幕府方面,必须先行动拿出战绩表示,其迫切寻歼菊池军团的心情可见一斑。由于少贰氏自身具有诸多不确定因素,则其号召聚集起来北朝军的稳定性就远不如以菊池党为核心团结稳定的南朝军。 对于全九州的豪族而言,即将展开的宫武双方的大对决是无法逃避的,其必须抉择出自己所属的阵营。基于自身的的各种考虑,自信者毅然全族加入一方,谨慎或弱势者将一族一分为二,分属不同阵营,以确保家族的延续。而那些自内乱以来就政治倾向各异的一族惣(总)、庶两家则继续延续自己的轨迹,展开殊死的搏杀。镰仓时代以降,随着惣(总)领制度的逐渐崩溃,一族庶家的分离独立倾向日趋强烈。进入南北朝时代后,南北朝之间的对立,使惣(总)、庶之间的争斗日趋激烈最终转变成一族间的战争,在九州南北朝时代错综复杂的政治环境中,这种现象尤其突出:如筑前有力国人麻生一族,惣(总)领(麻生氏)从属探题方,庶家(山鹿氏)先属佐殿方后宫方,始终与惣(总)领家对抗,一族相残的悲剧一再上演。再如丰前大族门司一族,镰仓末期一门分六家:伊川、柳、大积、片野、楠原、吉志。南北朝内乱时期,惣(总)领(片野系)亲资、元亲据门司山城,和吉志氏同属探题方阵营;而庶家的伊川、柳则归附宫方,据门司猿鸣山城于惣(总)领家抗衡。 三章

少贰赖尚的战略是以自己为诱饵,把菊池军团诱出肥后大本营,向筑后、筑前方向出击。然后再以丰后的大友军团为胜负手从丰后方侧击出动的菊池军团,用东西合击的钳形攻势完胜菊池军团。少贰家在太宰府大肆聚集各地反征西府势力,随着时间的推移,少贰治下的军势越来越强大,而从筑前南下穿越筑紫平野后进入筑后,威逼南朝的重镇筑后国府一带,由于菊池本领和筑后国府之间地带地势平缓,中间无险要地形可供防守,控制了筑后国府就可直接危险到菊池本领。

正平十四年(1359)七月,征西府得报,言筑前少贰军开始出动南下。武光立即作出决断率领主力北上迎击武家方的主力少贰军,而将与菊池家数十年生死与共的忠实盟友阿苏家惣(总)领大宫司惟澄留守肥后,寄希望其和在地的肥后诸豪强能奋勇抗击即将入侵的大友军团,保证南朝大军后方的安全。随即南朝方以后醍醐先帝的皇子・征西大将军宫・怀良亲王为总大将,菊池武光为参谋,随军将领中菊池一党为:菊池武政(武光子)、菊池武贞(武光子)、菊池武直(武光子)、菊池武乡(武光子)、菊池武信(武光外甥)、菊池武明(武光外甥),菊池武安(武澄遗子)、菊池武世(武敏遗子)、菊池源三郎武尚、菊池彦四郎武艺、菊池藤五郎武胜、赤星扫部助武贯、城越前守武显、贺屋兵部太辅、见参冈三河守、庄美作守、国分次郎、寺尾野八郎武丰;公卿一党:五条洞院权大纳言亲弘、五条竹林院三位中将隆直、五条春日中纳言兴文、花山院四位少将、土御门少将、坊城三位、叶室左卫门督、日野左少弁、高辻三位、九条大外记及子九条主水头;新田一族:岩松相模守盛依、瀬良田大膳太夫、田中弹正大弼、桃井左京亮、江田丹后守、山名因幡守、堀口三郎实直、里見十郎贞望;名和一族及其他:名和长年的次子・名和长秋、三子・名和修理亮、宇都宮刑部丞、千叶刑部太輔、白石三河入道、鹿嶋刑部太輔、大村弾正少弼、太宰权少贰赖澄、宇都宮壹岐守、大野式部太辅、派赞岐守、沟口丹后守、牛粪越前权守、波多野三郎、河野边次郎、稻佐治部太辅、谷山右马助、涉谷三河守、涉谷修理亮、岛津上总四郎高澄、斎所兵庫助、高山民部太輔、伊藤摄津守、捐脇播磨守、土持十郎、合田筑前守;总兵力共记四万余,离开肥后菊池本领进驻筑后国府。

筑前太宰府方面,武家方推少贰赖尚为总大将,参阵将领名单如下:少贰忠(直)资(赖尚嫡子)、少贰赖泰(赖尚外甥)、朝井胤信、筑后赖信、窪泰助、肥后泰亲、太宰赖光、山井惟则、飨场重高、飨场行盛、相马小太郎、木绵左近将监、西河兵库助、草壁六郎、牛粪刑部太辅;松浦党武士団及其他:佐志将监、田平左卫门藏人、千叶右京太夫、草野筑后守及子・草野肥后守、高木肥前守、绫部修理亮、藤木三郎、幡田次郎、高田筑前前司、三原秋月一族、岛津氏久、涉谷播磨守、本间十郎、土屋三郎、松田弹正少弼、河尻肥后入道、诧间三郎、鹿子木三郎等、总兵力6万余、开拔进军筑后。

大友军方面,大友氏时率领一万五千的大军,从高崎山城出发向肥后进军,途中在竹田汇合志贺氏房的两千余军。大友军随即沿阿苏山的南麓侵入肥后益城郡地区,六月末大友军进抵益城郡西端的甲佐、御船地区,在这里大友军遭到了从隈府城分兵而来的阿苏惟澄军的激烈抵抗,南朝军依靠甲佐、三船两座坚城顽强抵抗大友军,双方一时间相持不下。未己,肥后诸势力群起抵抗入侵的大友军,宇土地区的宇土道光会同八代郡的旧名和一族内河义贞等举兵加入阿苏惟澄侧,南军军势大振,随后双方针对甲佐、三船两城在肥后国中部地区展开激烈的攻防战,肥后南军为保卫本领越战越勇,也越战越多,而大友则被牢牢固定在益城地区,无法北上攻击既定目标菊池的居城隈府城。我们从《入江文书》和《野上文书》两本文献中了解到,氏时在入侵肥后以后,向幕府方面上书给自己所领的丰后、肥后地头御家人请功,大喜过望的二代将军义詮即刻给予众人褒奖。而在《大友文书》中也能看到关于不久将军义詮针对肥后之征中将士擅自离去者甚多现象的严厉责问,并责令氏时将逃离者所领即刻没收,以严肃军纪律。从此看出在相持不下的肥后侵入战中,倾力而来的大友军已经在后勤补给和士气上出现了严重问题,氏时陷入了进退两难的困境。

在主战场方面,七月十五日,宫武双方的军队均抵达筑紫平野南端的筑后国府一带(久留米市),两军隔着国府北面的筑后川对峙着。南朝军方面,怀良亲王、菊池武光把本军的大本营安置在筑后川南岸的筑后国府,全军四万余众则沿国府向东一里处的耳纳山脉高良、柳坂、水绳三峰展开,往东和谷山义高的居城谷山城相连,利用耳纳山脉山麓中丰富的木材资源修筑简易营垒工事,构建出强大的城寨整体防御体系,更居高临下俯视西北面平原上布阵的北朝军。北朝军方面:少贰赖尚于筑后川北岸的味坂庄为中心展开军势,往北以和太宰府一路相通的花立山城为全军辎重囤积所在地,前军布于福童原、中军依此布置小郡-味坂庄-大保原、后军则布置西岛—基山一线。

从筑后国府附近地形来看,筑后国府北面不远是天然的屏障—筑后川,跨过平野肥前方向是脊振山地东麓的基山,东面筑前方向是筑紫山地东麓的宝满岳—英彦山。两军即将展开大战的战场处于筑后川、脊振山地东麓基山,筑紫山地的东麓宝满岳—英彦山相夹的一片开阔平原,也就是筑后平野北部的一部分。平原的北端,脊振山地与筑紫山地两山群中间一条开阔的山谷直通筑前太宰府,平原的西南端,筑后川的两条支流宝满川、沼川分别由脊振山地、筑紫山地自北向南汇入筑后川,而在宝满川两岸和基山所夹的地区,以沼泽地形为主,该处被称为大保原,又称“大原”。 七月中旬,肥后惟澄的急报传到国府的南朝军总部中,大友氏时的攻势再起,肥后方面吃紧。武光综合现有情报,做出决断,决定先发制人,抢的先机,逼赖尚决战。七月十九日,武光率领南朝军5000余众开始从国府以及往东的神代—古北一线全面抢渡筑后川(千岁川),与此同时少贰军取采取避战的策略,全军向北撤去,进入先行构筑的大保原阵地,隔宝满川和南朝军对峙,两军阵前的地形如前文所记述的一样是方圆数平方公里泥泞不堪的沼泽地形,而从宝满川东岸高桥方向通往大保原、基山方向的道路只有一条曲折的小路,且被北朝军挖沟阻断,同时北朝军在沼泽中间的干地上砍伐树木,建立木栅,设置障碍,以防止南军的正面突袭。

随后四万余南朝大军陆续渡过筑后川,其本阵设置在古饭(现福冈县小郡市古饭)与宝满川相距约1.5KM,距离北朝军本阵大原(现福冈县小郡市大原)约6.0KM,而全军则在宝满川、沼川之间的大约东西宽7.0KM,南北长13KM的平原区域内展开。北军与之对应的以大原(大保原)为本阵,沿宝满川从北至西岛(现佐贺县三养基郡三根町大字西島),南至福童原(现福冈县小郡市福童)依此布阵。

赖尚在战略上坚持执行大友军东西合击的方略,在筑后平野上避免和急于求战的南朝军正面冲突,以纵横北九州数十载的经验,赖尚所克意避免的是和野战能力远强于己军的菊池军军团正面交锋,而从战略上来讲南朝军处于比较被动的局面,南线大友军咄咄逼人的态势,使武光一直有种如芒在背的感觉,南朝军率先渡过筑后川发起进攻就是武光急于在内线作战中先击败北面的赖尚部以争取全线主动的体现,由于兵力和整体局势都处于下风,武光的战术指导思想也就以快攻,突袭为主。

从两军的整体布阵来看,北军占据一定优势。两军是沿宝满川对峙,北朝军以防御态势出现,阵前的沼泽地形和宝满川构成天然屏障,能有效的阻止菊池军团中精锐的骑兵部队的正面冲击,而北军可以利用大原附近的丘陵地形,发挥火力优势,有效杀伤艰难突进的南朝进攻部队。平野北面,扼守通向太宰府要道的要塞花立山城被北军牢牢的控制住,则南朝军的北面处于北朝军的监视之下,我们那么看南朝军至7.19北渡以后,西面是赖尚的主力大军,北面是花立山城的北军兵团,而东面是沼川。这种布阵方式,有利军集中兵力,随时可以转入进攻;另一方面,北军如果从花立山城的北面渡过沼川向南突击,威逼南朝的东面再同时从西、北两面发起攻击,则南朝大军就会被积压筑后川和宝满川汇合的三角区,围歼的态势也随即形成,当然这只是一种假设,这种假设的前提就是指挥观必须有足够的果敢精神,当然北面保持足够的压迫兵力是计划得以实现的必备前提。
武光见赖尚消极避战,为诱其出战,使人在旗里(上)贴出起请文,该起请文是赖尚在前文所述古浦城之战受南军援救后,大喜之下以己之血写成并裹熊野神社的护符承交给武光,文中有「今より後、子孫7代に至るまで、菊池家の人々に向かって弓を引き、矢を放つような事は決していたしません」的字句⑨,南军期望以此降低北军的士气,并促使赖尚出战,但坚韧的赖尚坚持既定战略,不为所动。

双方就此相持到八月初,南线的局势日趋紧张,权衡利弊之下武光决然采取突袭行动,击败赖尚摆脱困境。南军的战役计划如下:将全军分成四部分,1:菊池武政率领三百军,向北穿越花立山城和沼川和中间地带进入北朝军的后方,然后折向西进至赖尚本阵后方,于约定时间,从北朝军营地后方发动仰攻制造混乱,并寻机直接突击赖尚的本阵。2:菊池武信、菊池武明率领一万三千人的军队,南下至宝满川下游(接近和筑后川汇合处)抢渡宝满川然后折向北,向北朝军的右翼发起攻击。3:正面进攻的军队由武光和怀良亲王亲自率领,采取正面进攻的方式从正面给予敌军足够的压迫力,其中怀良亲王五千军,武光八千军。4:岛津高澄、涉谷重氏率领的八千军汇合日向势的六千军在南朝大军的最北面(右翼),掩护和策应南面的主力大军进攻。

八月六日子夜(弦月),各军展开行动,向预定攻击目标前机动。七日丑时(午夜二时),南朝大军的南线(右翼)菊池武明,武信军渡过宝满川下游,全军进抵福童原南面约1.5km的预定攻击发起点。武明领一万军组成右翼,武信军领三千骑兵构成左翼,全军直面北朝军的右翼—少贰直资军。宝满川西岸距离赖尚本阵大原前二町余出,南朝1.3万大军南北向战斗队形展开,怀良亲王的五千军居南,菊池武光的八千军居北。

七日卯时,迂回到北朝阵地后方的菊池武政别动队开始展开仰攻,三百军分成三队,冲向北朝军阵营,一边奔驰发出尖锐的类似朱鹭叫声的呼啸声,一边将箭射入北朝大军的营中,然后再折反回原地,如此反复冲击,不明真相的北朝军遭受突然袭击顿时混乱不堪,而武政军随即将呼啸声提高,不明真相的北军更加混乱,混乱中数百军兵伤亡。这时候,南面和东面的南朝大军已然悄然逼近。南线武信、武明展开战斗队形开始冲击少贰直资阵营,直资无法控制住大军,旋即北上企图靠拢赖尚本阵,但被波涛一样蜂拥而来的菊池军所淹没,两军立即陷入混战,乱战中赖尚的嫡子直资被南军讨死,但北军在朝井胤信、少贰筑后赖信、窪能登泰助、肥后泰亲等人的指挥下顽强抵抗,也给予南军较大伤亡,菊池武明、菊池越後守、贺谷兵部大辅、见参冈三河守、庄美作守、宇都宮刑部丞、国分次郎等83名知名武士战死,但南线的北军崩溃之势以无法避免,朝井胤信、少贰筑后赖信、窪能登泰助也旋即战死。武信军骑兵队穿越南线直资军,疾驰北进,对北军左翼的西岛的少贰頼光、頼泰军的背后发起突然袭击,前有岛津、日向军的仰攻后有菊池精锐骑兵军团的迅猛突击,在腹背受敌的情况下,北军左翼迅速崩溃,南军一举突破北军阵地。赖尚的外甥少贰赖泰被菊池的家臣冈上左马助生擒,北军方飨场重高、飨场行盛、相马小太郎、木绵左近将监、西河兵库助、草壁六郎、山井三郎惟則以下700余众战死,南军结城右马头、加藤太夫判官、合田筑前入道、熊谷丰后守、三栗屋十郎、太宰修理亮、松田丹后守、松田出云守、熊谷民部大辅以下300余人战死,少贰頼光率领残部向基山方向且占且退。

而真正惨烈的战斗是发生在战场的核心---大原,在左翼武信、武明军展开进攻的同时,赖尚本阵对面的怀良亲王、武光两军也同时催动军马压向宝满川。北朝军方面:福岛原方向不明的骤然遭袭,给与大原、小郡、西岛一线的北军心理上巨大冲击,不安的情绪在军中急速蔓延,随后传来的赖尚嫡子直资的阵亡消息更是直接冲击着一直坚忍待机的赖尚之心。南朝军前备步兵负薪填壑,清除各种设置的障碍,二阵弓兵队紧接跟进,至距离北军阵前半町的距离,聚拢向北军阵中密集射击。镰仓以降,受蒙古大军集团战法的影响,南北朝时代出现了弓组足轻,在两军武者突进太刀战展开的前,以密集的箭雨射向敌阵造成对方的巨大的伤亡。在密集的弓雨之后,大手的枪衾队、骑马侍众、太刀打物众随后跟进,南朝大军的猛烈攻击瞬间压向北军。率先突进北军敌阵的是怀良亲王军,依据針摺原大战的经验,怀良亲王亲身帅军冲锋,所属大军锋芒直指赖尚的本阵,一与赖尚本阵接触,亲王军就陷入苦战,北军军力最强的赖尚本阵军是整个北军战线的支撑点,由少贰一族儿党为核心的亲卫队在赖尚的指挥下顽强抵抗,以图逆转败局,对于疾驰而来的亲王军少贰军左右分列让南军深入其阵中,而两侧弓众密集箭雨射击,随后四面军兵围裹。未几,怀良亲王在激战中三处负伤落马,亲王军的形势急急可危,见状之下五条赖元率领日野左小弁资舜、坊城三位有氏、洞院权大纳言亲弘、花山院四位小将基直、春日大纳言显文、御门右小弁、高辻三位、叶室左卫门督、北山三位中将、北田中纳言等公家侍众从后阵杀出冲进敌阵解救亲王殿,在公家侍众的殊死搏杀下,重伤的亲王被掩护撤出,此时属于武明军左翼的新田一族军千余人在新田岩松盛依、世良田貞国、江田良宗等人率领下横向猛烈冲击少贰军最前沿,以决死的信心阻止少贰军的逆攻,在优势北军的攻击下,新田军死伤殆尽,但亲王也安全撤退至后阵。此时武光率领的菊池军已经深深的楔入赖尚本阵和直资残军中间的少贰武藤军中,在菊池骑步兵的凶猛冲击下,惊魂不定的少贰武藤被迅速击溃,少贰武藤乱军之中被菊池军讨取,其首被南朝军骑武者以枪挑起疾驰战场炫耀,北军士气顿时瓦解。武光随即率领大军北转开始对赖尚本阵发起攻击,南军最后的猛烈的攻势展开,各路得手的南军也纷纷投入对北军本阵的攻击,苦战之下,北军终不支向北方花立山城方向溃去。而南朝军也由于自身遭受的巨大伤亡,北上追击溃退的北朝大军已然困难,更怀良亲王伤重生死未卜,无心再战的武光收拢各部折回筑后国府,并随即领军南返菊池本领。赖尚也在花立山城收集军马向北退回太宰府。

大保原合战,是蒙古来袭以降九州范围内最大规模的战役,在日本古代战争史中被誉为三大合战之一,根据《太平记》记载宫方参战四万人,伤亡三千人,其中阵亡千九百人;武家方参战六万人,伤亡两万一千余,其中阵亡约四千余。其伤亡数字之多,伤亡比例之高怕只有后世的川中岛、长筱两役堪与媲美。现在福冈小郡地区有多处诸如大将塚、千人塚、五万骑塚之类的遗迹,皆传为当时战死者的安葬地,山隈原附近的沼川更因菊池武光在此洗血刀而永远更名为“太刀洗川”。激战中身中箭伤刀伤三处重伤的怀良亲王此战后也有伤重八月十六日柳板千光寺去世的传说(《镇西要略》、《菊池合战记》、《本朝通鉴》有肥后战伤不治而亡的记录)。


尾章
大保原合战武家方惨败的消息传到京都后,幕府方面极度震惊,十一月十日北朝后光严天皇对大友氏时、少贰赖尚下达了“鎮西宮(懐良親王)並びに菊池武光以下凶徒追罰の事”的论旨,在将军义詮的授意下,北朝方面也顾不得斯文直接对亲王下了追讨令,确为当时的异闻。十二月足利政权内部再次发生分裂,田山国清、细川清氏和仁木义长的矛盾爆发,双方战事即开,幕府方面原来动员准备的吉野朝廷讨伐军临时被征调用于平定内部的战火,这样一来幕府原先设计的以新探题统帅讨伐军西下九州的计划已经成为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早些时候,幕府接替一色范氏的新探题细川显氏之子繁氏在大友、菊池高崎山攻防战时就已西下领国赞岐,准备船只随时汇合后援军进发九州,但繁氏忽得怪病而亡⑩。对于少贰赖尚而言正平十四年的冬天是异常寒冷,新探题的暴死和幕府援军的遥遥无期使赖尚的境况是举步为艰,原先追随武家方的九州各地土豪也纷纷转向优势明显的南朝,幕府御三家的九州三人众在九州的政治地位江河日下。在南朝方面,大保原合战的次年—正平十五年(延文五年 1360)正月菊池肥前守武澄之子武安(武光外甥)率领三千军从筑后侵入肥前,在仁比山(佐贺县神埼郡神埼町)筑城以为肥前攻略的据点;九月武安率领一族的菊池次郎良武、肥前又次郎等大军突入肥前纵深展开肥前扫荡战。为了对付南朝军进一步的大规模战略进攻,赖尚全面强化了以太宰府为中心的筑前本领防御系统,首先以子冬资代替战死的直资成为少贰一门的新惣(总)领,并领军驻守手青柳(福冈县古贺市),肥前方面以孙赖国为核心组成军力与博多、太宰府方面呼应,松浦党一军则被安置在姪の浜(博多市早良区)布阵,大保原一战少贰一族儿党战死数百,少贰氏在军事实力已经大为削弱,和大友军联合防卫太宰府、博多时,赖尚也很自然的把全局的军事指挥权交给大友氏时。大友氏时坐镇博多控制全局,以太宰府周围的城砦为外围,东北方向以宝满山中的少贰家世代居城—有智山城为重心,而南方和西方则分别以天拝山城、油山城防守重心。康安元年(一三六一)七月菊池武光率领南朝大军从筑后国府出发北上开始太宰府攻略,首先菊池武光包围了位于筑后—筑前国道侧的天拝山城,一边以主力全力围攻天拝山城的北朝军,另一方面遣城越前守武显一军直攻博多,驻守姪の浜与驻守的松浦党主动出击汇合赶来增援的赖国军和武显军展开激战,战斗不利的北军经细峯城(博多市西区饭盛山)向油山城方向撤退,武显随即率军追击北军至油山城下。另一方面攻陷天拝山城的南军主力在武光的率领下,紧随武显军突进太宰府接近地,轻取防守空虚的姪の浜的北军阵地后,南军主力攻击的矛头直指驻守青柳的五千余少贰冬资军,大友氏时令宗像大官司尽起领内之军策应冬资军,武光决断决策,南军率先发起攻击,先打宗像大官司所部,野战击败其后,冬资势单被迫依赖大友军的掩护想丰后高崎城遁去。八月十六日、油山城陷落。至此少贰的居城宝满川有智山城周围的北军据点被清扫一空,赖尚陷入完全孤立的局面,自蒙古袭来以来统帅九州武士团的武家名门也走到了辉煌的顶点。同月有智山城落,南朝军进驻博多,少贰赖尚逃入丰后依附大友氏,后落发出家,法号太宰入道本通。⑾ 康安元年,南朝征西大将宫.怀良亲王从肥后菊池本领移住筑前太宰府,筑前自古以来就被誉为九州的中心,而太宰府更是历代九州政治军事统治机构驻扎的所在,菊池氏从武时代就坚持不懈的太宰府争夺战到武光时期终于获得了成功,怀良亲王自萨摩山川津登陆九州以来辗转二十三年,历尽千辛万苦终于得以实现宫家君临整个九州的梦想,征西府十二年的辉煌期就此到来。


①1351年2月17日年直冬养父直义在摄津打出滨大败师直尊氏联军,同年底尊氏决定性的击败直义,直义放弃抵抗,1352年2月直义在镰仓猝死,直冬在九州优势政治地位丧失。遂退出九州转而去中国依靠大内、山名诸氏。
②大友氏泰:大友氏前任家督,父大友贞宗五子,父亡后,以幼龄继承家督,家中诸位长兄不满,族内纷争不断,贞和4年(正平3、1348)8月氏泰让家督之位与七弟氏时。
③又名竹迫城 ,现熊本县菊池郡合志町内,肥后北部重要的军事政治据点。
④田山直显原为大隅国国大将,延元元年(1336)三月,日向下向的田山直显在兴国六年(1345)9月担任日向守护职。
⑤正平十四年年十月,再次崛起的畠山直显与相良定赖联合,试图与岛津氏久对抗,攻入日向,在国合原合战惨遭大败,从此从九州历史舞台消失。
⑥大保原之战中,岛津家一分为二:岛津上总四郎高澄投入南朝一方,岛津贞久则为北朝奋战,以确保岛津家血脉的延续。
⑦阿苏氏镰仓以降世袭领肥后益城郡守富庄地头一职,南北朝时代尊氏则将武家方的该地头职授予川尻幸俊,幸俊后降于南朝,出于安抚降人的政策考虑,亲王将守富庄一分为二,阿苏、川尻均为地头,这引起了阿苏一族内部的不满,长男惟村对于乃父惟澄一味死忠南朝的态度颇为不满,在赖尚的诱使下遂突然发作。
⑧阿苏惟澄废嫡惟村,另立惟武为嫡,则惟武、惟村分别出任南北两朝的阿苏大宫司,阿苏氏分裂。
⑨《太平记》中记载
⑩(《太平記》中有:“崇徳院の領地を繁氏が兵糧?#123;達源にあてたため、その呪いで発狂死”的记录)
⑪正平二十二年(贞治六 1367)赖尚隐居,少贰的实际控制权交与冬资,自己亲自奔赴京都叩见将军,四年后再从九州上洛,不久卒于京都。

大保原合战图





大保原之战遗迹~五万騎塚




菊池武光の銅像
昭和12年在菊池公园建立的菊池武光公的铜像,有九州第一铜象之称



太刀洗川现景







片仓小十郎
论坛议会
论坛议会

帖子数 : 3
积分 : 2176
注册日期 : 12-07-18

查阅用户资料

返回页首 向下

返回页首


 
您在这个论坛的权限:
不能在这个论坛回复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