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加利亚的近世与战争2

向下

保加利亚的近世与战争2

帖子  Admin 于 周日 七月 22, 2012 7:24 pm

马其顿问题

按照《圣斯特法诺和约》的相关规定,1879年保加利亚大国民议会在特尔诺沃召开会议,选举德国巴腾贝格家族的亚历山大亲王为大公。亚历山大随即离开他正在服役的波茨坦卫戍部队,从柏林出发,经克里米亚(在那里聆听了沙皇的教诲)和君士坦丁堡(在那里拜会了未来的宗主奥斯曼苏丹),在瓦尔纳港登上了保加利亚的土地。

亚历山大是俄国皇后玛丽亚的亲外甥,祖上是德国黑森选帝侯的近亲,在血统的高贵程度上无可非议。但是,此人个性极强,来到保加利亚后,特别不喜欢硬被派来充当国防大臣的俄国将军埃伦?罗特(芬兰人),同时也怨恨俄国包揽保加利亚军队里上尉以上的全部指挥官职位。有一次,他在新首都气愤地说:“俄国所有的下贱坯子全都在这儿找到了藏身之所,玷污了整个国家。”另一方面,亚历山大也不愿意让保加利亚的自由党按照宪法拥有过多的权力。俄国人把亚历山大视为敌人,而自由党把他看作独裁者而不信任,这位大公在其国土上成为相当孤立的人物。
就在这时,东鲁米利亚省的保加利亚革命者突然一击,在1885年9月发动起义,并宣布与保加利亚大公国合并。为了提高威望,亚历山大?巴腾贝格前往东鲁米利亚首府普罗夫迪夫,承认了合并。沙皇亚历山大三世厌恶巴腾贝格,不肯让他利用合并来巩固其大公地位,因此命令外交大臣就保加利亚违反柏林条约一事提出抗议,并将俄国军官撤出保加利亚。

俄国人认为,在付出巨大代价帮助保加利亚获得独立后,他们理应有权决定这个国家未来的发展方向。1886年8月20日,俄国在索非亚炮制了一场宫廷革命,一批军官在王宫里抓住了大公,迫使它签下退位诏书,然后将其交给了俄国人。然而不到两个星期之后,临时政府就被国民议会议长斯特凡?斯塔姆鲍洛夫和普罗夫迪夫卫戍司令姆特库罗夫中校推翻了,反俄派政党闹哄哄地把亚历山大迎了回来。这个可怜人做了最后一次努力,想同沙皇和解,但此举使得他在臣民中不得人心。看来,如果继续留在大公位子上,下场不是被俄国代理人干掉就是被革命者刺杀,于是,在复辟11天后,亚历山大?巴腾贝格再次宣布退位,指定斯塔姆鲍洛夫、穆特库罗夫和卡拉维洛夫摄政。春秋网http://bbs.cqzg.cn

斯塔姆鲍洛夫无视俄国的意图,强行召开了大国民议会,把丹麦的瓦尔德亲王选为新大公。但这位亲王嗫嚅着遵从了亚历山大三世的要求,拒绝登位。为了结束这场政治危机,保加利亚国民议会在奥匈帝国的支持下,决定不经俄国的同意便选出了新的大公。1887年6月25日,大国民议会在一片恐怖气氛中进行选举,把奥皇推荐的候选人——萨克森?科堡—哥达家族的斐迪南亲王选为保加利亚大公。
春秋网http://bbs.cqzg.cn
在当时看来,斐迪南充当保加利亚统治者的时间不大可能超过几个月:他是在没有得到沙皇同意的情况下被选出来的,面对着俄国的敌意,是个罗马天主教徒,而且他即将统治的这个国家缺乏稳定的政治体制。但是斐迪南一直稳坐在君主宝座上,直到1918年11月,而且活生生看到他的王朝在1946年被***推翻。这如果不足以表明其政治道德,至少也能说明这位被列强称为“狡猾的斐迪南”(FoxyFerdinand)的君主是多么精明强干。

为了讨好俄国人,斐迪南修改了保加利亚宪法,规定大公及其继承人“除了信奉东正教外,不可信奉其他任何宗教”,并且让他的长子、1894年出生的小鲍里斯重新接受了东正教洗礼,保加利亚还派鲍里斯王储率代表团去圣彼得堡,向新去世的亚历山大三世墓地献了鲜花。俄国新沙皇尼古拉二世接见了保加利亚代表团,两国开始和解。1896年,俄国恢复了同保加利亚的外交关系,斐迪南被俄国承认为合法的保加利亚大公。
春秋网http://bbs.cqzg.cn
也是在这一时期,“马其顿问题”这片不祥的阴云开始出现在巴尔干上空。《圣斯特法诺和约》把马其顿大部分地区留给了“大保加利亚”,但《柏林条约》却将其留在了土耳其境内。巴尔干战争之前,马其顿成为勾引起“大保加利亚”、“大塞尔维亚”、“大希腊”等等美梦的一个共同因素。马其顿混乱的种族分布令相邻各国都看到了大好机会。在处理起人口数字时,巴尔干各国的政府们就像一群魔术师。1899年塞尔维亚王国公布的一份人口统计宣布马其顿地区有 204.8万塞尔维亚人和5.7万保加利亚人;翌年保加利亚公布的另一份统计却宣布只发现了700名塞尔维亚人,而保加利亚人倒有118万,相差的92万人不知去向,也许变成了“土耳其人”或“其他种族”。事实上,该地区民族混杂之甚,从以下事实即可看出:法语里面“杂拌”(macedoine)这道菜名的词源就是“马其顿”。

马其顿人口大部分是斯拉夫人,但是在他们使用的语言究竟是塞尔维亚语还是保加利亚语这一问题上发生了大量争执。塞尔维亚人和保加利亚人都能毫无困难地听懂马其顿语,但它同这两种语言毕竟还有区别。同样的,当地民族的社会和家族习俗也被援引为争论的根据。更热闹的是,这地方也有罗马尼亚的利益,尽管它由于地理位置所限而不可能在马其顿要求领土,但其居民却有10多万是瓦拉几亚人,因此无论马其顿问题最后如何解决,罗马尼亚总能以此为借口而要求在别处取得补偿。

1881年,塞尔维亚和奥匈签订秘密协议,同意遏制波斯尼亚境内的塞族民族运动,以换取奥方支持塞尔维亚对马其顿的领土要求。尽管困难重重,但塞尔维亚政府仍拿出钱来,在马其顿开办了一百多所学校,以便同当地的八百所保加利亚教会学校竞争。罗马尼亚和希腊也出资办学。这些相互竞争的教育活动有时导致反常情况:如果一个父亲无力把所有孩子全送进他自称所属的民族开办的中学,那么,由于奖学金的吸引,他往往把他们分别送往敌对民族开办的学校。而一个由某一民族花钱培养的少年,从荣誉出发,必然倾向于使用这个民族的语言,并认同于该民族。这种事在农村中经常发生,因此一个“希腊族”的父亲有时竟然会同时拥有“保加利亚族”、“塞尔维亚族”和“罗马尼亚族”的儿子。

1893年,几个马其顿医生在萨洛尼卡港成立了“马其顿—亚德里安堡内部革命组织”(IMRO,简称“内部革命组织”),其目的是不分民族地把仍在土耳其统治下的马其顿和色雷斯各民族团结起来,一致反抗奥斯曼帝国。不久之后,斐迪南大公下令在索非亚成立了“马其顿—亚德里安堡最高委员会”(简称 “最高委员会”),试图干预并接管“内部革命组织”的事务。

1903年8月2日,“最高委员会”在马其顿西南部和色雷斯东部发动了起义,保加利亚人、瓦拉几亚人和希腊人组成的联合起义军攻下了一些城市,但是他们遭到土耳其和阿尔巴尼亚穆斯林的殊死抵抗,不久就再度被土耳其的“巴希—巴佐克”压制下去。这一次,土耳其政府决心让保加利亚居民在色雷斯和亚德里安堡绝迹,因此这里离帝国首都实在太近了。几百个保加利亚村庄遭到洗劫和焚毁,五千多人被杀害,七万多人流离失所,三万多人逃往保加利亚避难。

令人头疼的是,除了“内部革命组织”的起义军和土耳其武装外,周围的邻国也趁乱派来了武装人员,这些部队杀起异族基督徒来比土耳其人毫不逊色。塞尔维亚的“切特尼克”(Chetnik,即“非正规军”)攻击保加利亚的“科米塔吉”(Comitadji,即“志愿人员”),反过来又遭到对方的仇杀;双方都和希腊的“安达提斯”(Andartes)一样到处追杀阿尔巴尼亚和土耳其的穆斯林,土耳其当局则在基督徒中挑拨离间……

马其顿的混乱状态给俄、奥两国提供了干涉的借口。1903年,它们向苏丹宫廷提出了行政、财政和治安方面的一系列改革要求,要求土耳其把马其顿变为一个***自治省,分为五个区,由列强代管。斯科普里区归奥地利,萨洛尼卡区归俄国,塞雷区归法国,德腊马区归英国,比托拉区则归意大利。

列强关于马其顿自治的要求土耳其当局大为震惊,“统一与进步委员会”(或称“青年土耳其党”)决定主动在本国实行改革,以消除这一迫在眉睫的危险。1908年6月,他们在马其顿的庞大驻军中发起暴动,要求苏丹实行宪法,从而开始了被称为“青年土耳其革命”的政变。

土耳其的事变使保加利亚政府和斐迪南大公大为震惊。他们原想通过“内部革命组织”的起义兼并马其顿,土耳其实施宪政改革无疑会使保加利亚失去这一机会。青年土耳其政变后,保加利亚发现不仅不能等马其顿这个果子熟透了之后自然掉下来,反而要赶紧动手去摘。保加利亚一方面进行了紧张的战争准备,另一方面决定利用土耳其苏丹被废除的这一混乱局面宣布独立,彻底摆脱对土耳其的臣属关系。但是独立就意味着撕毁《柏林条约》,会给保加利亚带来危险。巧合的是,根据《柏林条约》的规定,奥地利将在30年占领期满后(即1908年)将波斯尼亚和黑塞哥维那归还土耳其,它也不想这么做,于是这两个国家走到了一起,决定步调一致地撕毁《柏林条约》。

1908年8月2日,土耳其外交大臣在家里举行午宴,没有邀请保加利亚驻君士坦丁堡的外交代表,于是保加利亚就利用这一“侮辱事件”召回了外交代表,并着手准备宣布独立。秘密访问维也纳的斐迪南大公一回国,便于1908年9月22日在古都特尔诺沃的保加利亚第二王国皇宫遗址上宣布了独立。次日,奥地利宣布兼并波斯尼亚和黑塞哥维那。

保加利亚宣布独立后,为了防止土耳其的进攻,立即开始在保土边境集结军队,土耳其人也采取了同样的行动,气氛日益紧张,战争爆发只在旦夕。最后,俄国出面调停,同意豁免1878年战争的土耳其赔款,作为交换条件,土耳其也放弃了它对保加利亚的赔款要求,并承认了保加利亚的独立。
春秋网http://bbs.cqzg.cn
为了奖赏自己在这次事件中的英勇,斐迪南将大公的年俸从100万列弗加到了120万。接着,他又在国民议会中庄重地宣布,保加利亚不再是一个公国,他自己也不再是头衔寒酸的大公、而是“全体保加利亚人的沙皇”了。保加利亚第三王国诞生了。
巴尔干战争


在1919年的巴黎和会上,法国总理克雷蒙梭曾经对土耳其做出过尖刻的评价:“无论是在欧洲还是在亚洲或非洲,所有的例子都显示,土耳其在每个国家的统治都伴随着经济衰退和文化落后;同样,所有的例子都显示,没有哪个国家不是因为土耳其的撤出而经济日益繁荣,文化水平日益提高的。无论是在***欧洲,还是穆斯林叙利亚、阿拉伯和非洲,它征服过的地方,除了满目疮痍还能有什么?”

这个评价真是再恰当不过。到1910年夏天,在土耳其统治下的马其顿地区,穆斯林与基督徒之间由来已久的仇恨又像过去一样强烈了。1911年意土战争的爆发更是推动了巴尔干各国的战争准备工作。意大利的胜利暴露了土耳其在军事上的软弱,同时也表明在巴尔干领土问题上有可能出现新的、危险的觊觎者。在这种局势下,巴尔干各国改善关系的迹象才日趋明显。

1912年3月13日,保加利亚与塞尔维亚签订同盟条约,规定按下列方式瓜分马其顿:夏尔山脉以北的全部土地归塞尔维亚;罗多彼山脉和斯特鲁马河谷以东的全部地区归保加利亚;此二者之间的地区成立一个“自治的马其顿”,如果不能实现,则在该地区中部另划一条线,将斯科普里、库马诺沃和德巴尔留给塞尔维亚,而将科拉多伏、弗累斯、比托拉与奥赫里德给保加利亚。塞尔维亚承诺不在此线以南提出领土要求,保加利亚则保留对此线以北土地(包括斯科普里)提出要求的权利。这片争议地区究竟归属于哪国,将取决于军事行动的发展,以及塞尔维亚能否获得一个通往亚得里亚海的出海口。这将由俄国来仲裁。

1912年5月12日,塞尔维亚和保加利亚又补充签署了军事协定;一个月以后,保加利亚和希腊签订了共同军事防御条约。黑山也和希、巴两国谈判,并与塞尔维亚签订了条约。这四个国家在反土战争中将作为一个整体,因此有时被统称为“巴尔干同盟”。

马其顿的局势、特别是阿尔巴尼亚人的起义,促使巴尔干同盟与土耳其之间的战争立即爆发。由于***居民拒不接受青年土耳其党的“奥斯曼化”政策,马其顿又一次成为劫掠和杀戮的屠场。1911年,阿尔巴尼亚人为了反对增加赋税、取缔地方武装而发动起义,到了1912年8月,起义军已经攻克斯科普里,接着要求实行自治,把包括科索沃和比托拉两州在内的大片土地割给他们。春秋网http://bbs.cqzg.cn

这些动乱再度削弱了土耳其政府,也使巴尔干邻国大为震惊,他们认为如果再出现一个“大阿尔巴尼亚”,将使自己在马其顿的利益受到威胁。四国决定在土耳其这个“近东病夫”临终之前就下手抢走其遗产。1912年9月,同盟各国颁布动员令。10月8日,黑山对土耳其宣战,要求调整边界。10月14日,其他三国也发出最后通牒,要求其将《柏林条约》第23条(在马其顿进行根本性的变革)付诸实施。面对这种情况,土耳其苏丹于10月17日对保加利亚和塞尔维亚宣战,次日希腊对土耳其宣战。

巴尔干同盟的预定计划是把色雷斯东部作为主要的作战地区,因为土军主力部队就集结在那里。保加利亚军队总数为35万人,由斐迪南沙皇亲任总司令,分为第一、二、三军,共有11个步兵师和1个骑兵师。第一军下辖4个师,指挥官瓦西里?库廷切夫;第二军辖2个师,指挥官尼古拉?伊凡诺夫;第三军包括3 个步兵师和1个骑兵师,指挥官拉德科?季米特洛夫;此外还组织了数支单独的特遣旅。保军的任务是跨过罗多彼山脉南下,一路直指爱琴海,一路沿斯特鲁马河谷进入色雷斯。规模很小的保加利亚海军在保加利亚沿海担任警戒任务。

春秋网http://bbs.cqzg.cn开战前的塞尔维亚军队为22万人,分为10个师和2个旅。塞尔维亚统帅部将其编为三个军,第一军包括8个师,由王储亚历山大指挥,担任马其顿北部的主攻力量;第二军下辖1个塞尔维亚师和保加利亚的第七里拉师,部署在塞保两国边界地区;第三军辖1个师和2个旅,在奥地利的新帕扎尔州边境集结,准备进攻阿尔巴尼亚。

希腊为巴尔干战争提供了11万人。希腊主力为“色萨利军团”,包括7个步兵师、1个骑兵旅和8个游击队营,由康斯坦丁王储指挥,在色萨利平原集结,准备进攻马其顿中部及萨洛尼卡港。另外一支部队“伊庇鲁斯军团”负责扫荡左翼的伊庇鲁斯山区。强大的希腊海军,包括3艘战列舰、1艘崭新的装甲巡洋舰、7艘驱逐舰和若干鱼雷艇,负责封锁土耳其港口并攻占爱琴海上的各岛屿。

就连小小的黑山也为巴尔干战争集结了3.5万人的军队,编为4个师,沿着阿尔巴尼亚北部边境集结,其任务是夺占规模巨大的斯库台要塞。

向奥斯曼帝国这个五个世纪以来的世仇进行总清算,令巴尔干各国感到无上的快意。宣战公告受到人民的热情支持,军队情绪也分外激昂。

与庞大的巴尔干联军相比,土耳其能动员的部队总数只有50万人,在色雷斯战线,双方兵力旗鼓相当,但在其他战线上联军具有相当优势。

当时的保加利亚号称“东方的普鲁士”,在领土和人口上都居首位,在经济和军事上也最强。由于俄国教官以及德国和奥地利军火商的帮助,保加利亚军队训练有素,装备先进。他们在战争爆发后即迅速推进,在交战的头几天,保加利亚第一、第二军便粉碎了土耳其的反攻,并开始包围亚德里安堡城。保加利亚第三军则攻下了洛曾格勒城。土耳其最高统帅部对败退的军队进行了整编,以便在布尔加斯和布纳尔希萨尔两城之间的卡腊加奇河流域重新发起总攻。在那里,经过5天(10月22日至26日)的血战,土军又被击溃,开始向乔尔卢和君士坦丁堡仓皇退却。

土耳其军队在溃败的路上杀害***平民来泄愤。常规的屠杀和奸淫已经不足以令土军重振士气,当一支土耳其溃军经过一座***村庄时,那里事先得到风声的居民已经跑光了,士兵们搜遍了村庄,只抓来一个吓得直哆嗦的老人。负责指挥的土耳其军官下令把他活着扔到附近铁路上一辆蒸汽机车的锅炉里,然后示意部下侧耳静听。当老人的头颅被烧炸、锅炉里传来闷耳的“砰”的一响时,这个军官及其手下拍着大腿哈哈直乐。

春秋网http://bbs.cqzg.cn保军在围困了亚德里安堡后,继续向加里波利半岛和马尔马拉海西岸挺进。在西色雷斯和马其顿,保军也获得了巨大胜利,相继攻下德腊马、塞雷、斯特鲁米察等城市。希腊军队从西边开进了萨洛尼卡,比从北边入城的保加利亚部队只早了几个小时。巴尔干联军在伊庇鲁斯、阿尔巴尼亚和马其顿北部的攻势也获得巨大成功,希腊海军还在伊利岛和利姆诺斯岛同土耳其海军打了两场有声有色的海战。总之,在战争爆发后仅仅20天的时间里,土耳其就面临了军事上的总崩溃。只有被围攻的亚德里安堡、约安尼纳和斯库台这几个大要塞还在继续抵抗。

在这种情况下,土耳其政府向保军总司令斐迪南求和,提议缔结停战协定。斐迪南野心勃勃地想要攻下君士坦丁堡,拒绝了这一提议,并进而下令攻打土耳其在马尔马拉海沿岸的恰塔耳贾阵地。那里工事坚固,并配有野战炮和海岸炮加以防守。由于保加利亚的进攻部队已经疲惫不堪,他们与后方的联系又被切断,这次攻坚战役以失败告终。只是在这时,斐迪南才接受了停战提议,并于11月21日同土耳其签订了停战协定。春秋网http://bbs.cqzg.cn

此后不久,巴尔干同盟和土耳其在伦敦开始了和平谈判。同盟国要求土耳其割让米迪亚至埃内兹一线以西的全部欧洲领土、和爱琴海上的全部岛屿,土耳其政府迟迟不接受这一要求。当它最后决定接受时,君士坦丁堡却发生了政变,亲德派攫取了政权,并再次同巴尔干国家作战。但是,这一企图扭转败局的挣扎仍然归于失败,保军击退了土军在恰塔尔贾、夏克约伊和布累尔发动的一切进攻,并于1913年3月20日攻下了亚德里安堡,约安尼纳和斯库台随后也相继陷落。亚德里安堡失陷后,土耳其乞求恢复在伦敦的和谈。

土耳其与巴尔干各国的和约于1913年5月30日在伦敦签订。米迪亚至埃内兹一线以西的全部土耳其欧洲领土,以及爱琴海上的全部岛屿割让给同盟各国,第一次巴尔干战争就此结束。但是列强(尤其是奥匈帝国和意大利)不愿意看见塞尔维亚在亚得里亚海岸获得立足之地,于是设法创造了一个独立的阿尔巴尼亚。此外,罗马尼亚借口保加利亚已经获得大幅领土扩张,而且马其顿的瓦拉几亚居民又将归保加利亚管辖,于是要求得到南多布罗加作为补偿。由于俄国从中斡旋,保加利亚最后决定将锡利斯特拉城及其周围的一小块领土让给罗马尼亚。

军事胜利带来了新问题,撕开了旧伤口。巴尔干各国在如何分配战利品的问题上发生了争执。根据塞保秘密条约的条款,保加利亚要求获得已为塞尔维亚军队占领的比托拉和奥赫里德地区,但是塞尔维亚无意退让。他们的理由有三:首先,保加利亚在战争过程中未能全部实现规定给它的军事义务;其次,列强成立了一个独立的阿尔巴尼亚,这个意外情况使塞尔维亚丧失了出海口。塞尔维亚与爱琴海之间已经隔了一条希腊占领区,它不愿意再加上一条保加利亚领土,以致塞尔维亚商品通过萨洛尼卡港出口时要向保、希两国缴纳双重关税;最后,有必要在巴尔干保持均势,以免为保加利亚的“过分扩张”所破坏。另外,罗马尼亚也对保加利亚的南多布罗加提出了新的领土要求,保加利亚则对希腊“抢走”了萨洛尼卡感到愤怒。春秋网http://bbs.cqzg.cn

随着时间的推移,各国间的口头论战变为公开的敌对行动。塞尔维亚和希腊开始在它们所占领的马其顿地区驱逐保加利亚籍的教师、教士和居民。保加利亚人报复起来也毫不逊色,在某些地方还发生了武装冲突。保加利亚人此时犯了灾难性的大错误,公众情绪激动,一心向往“更大的军事胜利”,并怀疑政府软弱。 “内部革命组织”的一帮人威胁斐迪南,而保加利亚陆军大臣萨沃夫将军则向沙皇提出了实际上的最后通牒:只有在马其顿发动进攻,才能使保加利亚免于发生军事暴动。斐迪南于是以总司令的身份干下了一桩“犯罪的蠢事”——1913年6月3日,他下令攻打占领着马其顿的希腊和塞尔维亚军队,第二次巴尔干战争就此开始。

战争一打响,保加利亚第1、3、4、5军就向马其顿的塞尔维亚驻军发起进攻,第2军则进攻萨洛尼卡的希腊部队。塞、希两国的军队对这一袭击早有防备,很快转入攻势。7月3日,希腊国王康斯坦丁指挥着6个师、7.2万人的兵力,在基尔基斯(Kilkis)击败了8万人的保加利亚第2军。保军7000 人阵亡,6000人被俘,130门大炮被敌人缴获。康斯坦丁对这次战役得意非凡,以致将此后不久从美国购买的两艘战列舰之一命名为“基尔基斯”号。

当黑山、罗马尼亚和土耳其也先后参加了这场混战时,保加利亚的地位就更加岌岌可危了。保军虽然击退了塞军和希军的进攻,甚至还取得了一些胜利,但罗军却在7月10日入侵并很快占领了保加利亚北部,威胁着索非亚;土耳其也夺回了色雷斯东部和亚德里安堡,并继续向西挺进。罗、土两军都没有很大伤亡,不过由于天气炎热,在其部队中都爆发了霍乱,因此当保加利亚在7月31日提出停战请求时,先是罗马尼亚和土耳其,然后是另外三国,都很快同意了这一要求。

随后签订的《布加勒斯特和约》剥夺了保加利亚在第一次巴尔干战争中的大部分战果:马其顿的大部分被塞尔维亚、小部分被希腊吞并;罗马尼亚获得了多布罗加的南部;保加利亚只得到了马其顿的一小角,以及爱琴色雷斯的一小部分。随后签订的保土条约又规定,包括亚德里安堡在内的东色雷斯大部分地区仍归土耳其统治。

这样,对保加利亚来说,两次巴尔干战争就以与其巨大牺牲极不相称的微弱战果结束了。从1878年起就像变形虫一样伸缩不定的保加利亚边界终于就此固定了下来,把大约100万将保加利亚视为其保护者的马其顿人留在了边界之外。
从萨拉热窝到萨洛尼卡


春秋网http://bbs.cqzg.cn在20世纪的头10年里,保加利亚从一个沉闷的、纯粹的农民国家慢慢地向工业化的天堂迈进。自巴黎和君士坦丁堡开来的“东方快车”不仅为保加利亚宫廷带来欧洲最新的时髦风尚,法国、比利时、德国和奥地利的工业家和投资者也带着种种发展计划,坐着这趟快车来到索非亚。
春秋网http://bbs.cqzg.cn
然而,仿佛是为了与保加利亚的农民特色相称(当时这个国家85%以上的人口是农民),新兴起的工业几乎全都集中在面粉、纺织、皮革和玫瑰精油提炼这些简单的消费品产业上,只有火柴厂和肥皂厂这样的企业引进了一些现代工业技术。至于更加富于重工业色彩的采矿、冶金、电力、五金和军火制造等企业,保加利亚一概没有。要知道,当时连塞尔维亚都在克拉古耶瓦茨建造了庞大的王家兵工厂。
春秋网http://bbs.cqzg.cn
为数较少的工厂在政治经济学上就意味着相对弱小的无产阶级。实际上,当时保加利亚最强大的政治力量,除了军官团之外,就是农民了。甚至在巴尔干战争之前,保加利亚农民党就表现出惊人的自信、保守与力量。保加利亚农民党领袖亚历山大?斯塔姆博利斯基把城市以及“城里人”描绘成万恶之源,他说首都索非亚是“所多玛,所多玛,它要是有一天彻底毁灭的话,我是绝对不会惋惜的。”

农民党把索非亚说成“所多玛”不是没有道理的。斐迪南沙皇在欧洲王室圈子里是个出了名的好色之徒和双性恋者。早在巴尔干战争之前,他几乎每年冬天都要去意大利的卡普里岛,与弗里德里希?克虏伯这样的家伙一道寻欢猎色。甚至在巴尔干战争中最紧张的关头,他也时常抛下军务,和眉清目秀的年轻副官们一起去打猎。

不过,斐迪南和克虏伯在卡普里共同切磋的显然不只是渔色心得,因为如果有可能在那里为保加利亚找到一个强大靠山、或者买到一批平价军火的话,斐迪南是从来不辞舟车劳顿之苦、必然要亲自为之的。在巴尔干战争以前,保加利亚是克虏伯公司在巴尔干半岛的最大客户。每当从保加利亚陆军部传出新一轮的武器采购消费时,来自英国或瑞典的步枪和大炮推销员总是懊恼地发现,他们已经被克虏伯或奥匈的斯科达兵工厂捷足先登了。1914年夏天,德国贴现银行还向保加利亚提供了一笔为数惊人的贷款,以便用来重新武装凋零的保加利亚军队。

德保接近是奥匈帝国从中撮合的结果。布加勒斯特和会的结果使保加利亚陷入怨恨和沮丧之中,此后三年里,它的对外政策几乎一反常态的疯狂。早在 1914年2月,保加利亚就试图与德国和奥匈帝国结成同盟,但德皇威廉二世并不特别信任出自萨克森?科堡—哥达家族的国王们,尤其是斐迪南本人——他长得太像威廉那个可恶的舅舅爱德华七世;而奥地利则对此有意拖延观望。最后,对《布加勒斯特和约》的忿恨比其他任何争端都更有力的决定了保加利亚在第一次世界大战中对待交战双方的态度。政权落入亲德派手中,塞尔维亚人、希腊人和罗马尼亚人已经继土耳其人之后成为保加利亚全国爱国者的仇恨对象。

第二次巴尔干战争结束不到10个月,奥匈皇储弗朗茨?斐迪南大公和他的妻子就在波斯尼亚首府的一条大街上被塞尔维亚“黑手会”成员刺杀。诚然,这个皇储与奥匈帝国关系不佳,人们都知道他对斯拉夫人怀有同情,也知道他为维也纳的泛日耳曼主义者所憎恨,但无论如何,他的死总算是给奥匈帝国提供了一个继续“东进”的口实。此后不过一个月稍多一点,欧洲的大国小国们便在从比利时平原直到波兰平原的漫长战线上打得难解难分了。
春秋网http://bbs.cqzg.cn
大战爆发之后,协约国和同盟国在巴尔干诸国展开了一系列宫廷阴谋活动。双方都对布加勒斯特、索非亚和雅典的国王们开出了一系列报价,协约国尤为迫切,因为它们正企图强行攻占达达尼尔海峡。它们给保加利亚开出的价码是,至少让它重获1913年丢给土耳其的东色雷斯——君士坦丁堡除外,因为俄国早就准备在灭亡土耳其之后将其改名“沙皇格勒”,并让罗曼诺夫家族的某个康斯坦丁大公或者弗拉基米尔大公出任复活的拜占庭第二帝国皇帝;然后,如果战后塞尔维亚吞并波斯尼亚—黑塞哥维那的话,将1912年塞保协定中分给保加利亚的那部分马其顿土地归还给它。

同盟国的报价,由于德军在法国和波兰的胜利,显得更加诱人:整个马其顿、西色雷斯、南多布罗加和萨洛尼卡全部归保加利亚,塞尔维亚本土的尼什以及阿尔巴尼亚的几小片地区作为额外的奖赏,此外土耳其还答应在马里乍河对边界进行少量的有利于保加利亚的修改。

尽管农民党领袖亚历山大?斯塔姆博利斯基在得知有关与同盟国进行秘密会谈的传闻后,特地进宫警告沙皇,如果再奉行亲德政策就“不仅有丢失王位的危险,而且也可能丢掉脑袋”,但是在忖度之后,斐迪南及其政府还是认为同盟国开价更诱人,因此在1915年9月6日与德国签订了秘密的友好同盟条约,并将斯塔姆博利斯基逮捕入狱。此外还单独签订了一项保加利亚参加对塞尔维亚作战的军事协定,规定在德、奥两国沿多瑙河和萨瓦河发动联合进攻一星期之内,保加利亚攻打塞尔维亚前线的东侧。

9月23日,保加利亚发布动员令,军队开始沿保塞边境和保希边境集结。集结一完成,保加利亚就在1915年10月1日对塞尔维亚宣战。斐迪南在其慷慨激昂的宣战诏书中称:“欧洲战争很快将胜利结束,我号召保加利亚武装力量和人民起来保卫国家,向背信弃义的邻居开战,解放遭受塞尔维亚奴役的我国兄弟。我们的事业是正义的、神圣的……上帝保佑我们的军队!”

当时只有400万人口的保加利亚,军队的人数却超过了50万人,全部动员起来可达85万。他们被分为3个集团军,第一集团军在北,第二集团军在南,开赴马其顿前线,协助从北面和西北挺进的德奥军队。保军人数占压倒性优势,而且刚刚参战,于是慢慢地、然而毫无疑问地占了上风。塞军三面受敌,无力抵抗,只得向南撤退。

决定性的一战是在科索沃平原打的。塞军在这里被冯?马肯森的三个集团军和保加利亚的两个集团军彻底打垮。挤成一团的塞尔维亚军队,挟裹着王储、内阁官员和大量的妇女儿童,逃向阿尔巴尼亚边界。德奥军队不屑于对这些残兵败将再追下去,但是在民族复仇情绪刺激下的保加利亚军队却像饿狼一样追击这些溃不成军的队伍。总数达42万的塞尔维亚军队中,只有一些零星的小部队得以越过阿尔巴尼亚的丛山,逃到亚得里亚海东岸,免于被俘,有16万军队和900门大炮成了保加利亚人的俘虏。

为了庆祝胜利,斐迪南沙皇在尼什设宴会招待威廉二世皇帝,日期是1916年1月18日,这正是腓特烈一世加冕为普鲁士国王和黑鹰骑士团创立215 周年的日子(斐迪南也是该骑士团成员),也是德意志帝国建立45周年纪念日。此情此景,如此盛会,激起了斐迪南一世经常用来感动自己的浪漫主义情怀。他用浮夸的古罗马式语言向德皇发表了祝酒辞:“欢迎你,皇帝、凯撒和国王。您是胜利者,荣耀属于您。在古城尼什,所有东方民族向您致敬。您为被压迫者带来繁荣,您是被压迫者的救星。”

德、奥、保三国对塞尔维亚的威胁所造成的间接后果,使得英法不顾希腊的中立,于10月5日在萨洛尼卡港联合登陆,希望以此阻止保加利亚参战。法国还不顾希腊国王康斯坦丁的强烈抗议而强占了科孚岛,俘获了希腊海军的几艘主力战舰。协约国部队登陆后便急忙向北挺进,但在随后的战斗中败于保加利亚第一集团军,被迫退回希腊境内。

虽然协约国用武力控制了希腊的北半部,但当时该国仍然是中立的,因此保军按照德军最高统帅部的要求在希腊边境上停止了追击。这样,在协约国和同盟国这两个集团之间就形成了自萨洛尼卡附近一直向西延伸到亚得里亚海的第四条战线,也叫东南战线或巴尔干战线。

到1916年,当德国确信大多数希腊政治家站在协约国一方、而以亲协约国的前首相维尼齐罗斯为首的第二个希腊政府与亲德的雅典宫廷抗衡又在萨洛尼卡成立时,保军就再度发动了进攻。但是这一次他们遭到了失败,被迫停下脚步。这样,在巴尔干战线上就开始了旷日持久、牺牲巨大的壕堑战。保加利亚第三集团军在陆军总司令尼古拉?灿可夫的亲自指挥下独自防守这条战线,帮助他们的只有一些兵力薄弱的德国部队。
春秋网http://bbs.cqzg.cn
1916年,罗马尼亚也戏剧性地加入了战斗。战争爆发时,罗马尼亚并没有想起一贯所做的那样追随其“拉丁母亲”对同盟国宣战,而是明智地在一旁静候观望。1916年夏,当协约国开始占上风时,罗马尼亚最终决定参战,要求协约国许诺将整个特兰西瓦尼亚、直至蒂萨河的匈牙利平原、整个布科维纳和巴纳特奖给他们,并要求在战后和会上与英法美日意五强并列。不够理智的是,他们的贪欲表现得太明显了,用法国外交官的话说,“就像东方集市上的小贩”,不过最后协约国还是同意等战争结束后再度审视这个交易。这样,罗马尼亚也投入了战争,在欧洲战场上出现了霍亨佐伦王室的罗马尼亚同霍亨佐伦王室的德国交战、萨克森?科堡—哥达王室的保加利亚同萨克森?科堡—哥达王室的英国和比利时交战的奇妙现象。

不过,罗马尼亚人没有选好时机。等到其部队准备好行动时,同盟国已经重振旗鼓了。在多布罗加,入侵的保军同强大的俄—罗联军进行了一场血战后将其占领。随后冯?马肯森指挥一支德、土、保联军渡过多瑙河,进入瓦拉几亚。12月6日,德军开入无人防守的布加勒斯特。战线此后沿着塞特勒河和多瑙河三角洲一线固定下来,在那里也开始了壕堑战,直至十月革命爆发。
春秋网http://bbs.cqzg.cn
随着战事旷日持久地拖延下去,保加利亚人开始从对塞尔维亚和罗马尼亚获胜的陶醉中清醒过来。尽管政府一再许诺胜利易如反掌、指日可待,但战争还是一拖再拖。算起来,从1912年对土耳其宣战开始,保加利亚人已经时断时续地打了6年仗,其伤亡人数按比例来说比德国和法国都大。此外,由于农民被动员以及耕畜被征用,谷物和其他农产品产量下降了,物价飞涨,出现了饥荒。而且国家经济也受到德国工业康采恩的盘剥,保加利亚本来不多的谷物、肉类、矿石和汽油被源源不断地由水陆两路朝西北方运去,换来的是埃森或比尔森生产的炮弹和子弹。

直到1917年,保加利亚军队还堪称战况良好,甚至在该年4月和5月击退了英军在马其顿发动的两场猛烈进攻,使其伤亡5000人以上;但是到了 1918年时,生活的极端困苦、“征用委员会”的横征暴敛、前线的惨重伤亡,以及无处不在的饥饿,终于压垮了保加利亚这个同盟国链条上最薄弱的一环。

俄国发生十月革命以后,罗马尼亚成为潮退后困在沙滩上的鱼,俄国的停战把它同协约国隔开了,只好在1918年5月7日单独媾和。之后,在夺自罗马尼亚的多布罗加归谁占有的问题上,保加利亚与德奥发生了争执。两国同意把南多布罗加归还保加利亚,但是不同意割让北多布罗加。最后,三国签定了一项共同占有这块土地的协议。保加利亚国内的反对党利用这一事件攻击亲德的人民党政府,终于在1918年7月把它推翻了,代之的是民主党和激进党的联合政府,这两个都是亲协约国的政党。一时间在保加利亚人中间产生了希望,似乎保加利亚很快就要同协约国缔结停战协定了。
春秋网http://bbs.cqzg.cn
但是,和平的希望不久就成为泡影。新政府想退出战争,但是军官团不同意,因此保加利亚只好重申它忠于与同盟国的联盟,并将继续作战直至“最后胜利”。眼看脱离苦海的最后一点希望破灭,已经极度厌战的保加利亚人终于忍无可忍了。

1918年9月15日,协约国军队在多勃鲁平原击破了保、土军队的“巴尔干防线”,攻占了斯科普里、普里累普、弗累斯等城镇,然后向左迂回到保军背后,大有包围突破点以西的10万保军部队之势。保军司令部向德国最高统帅部告急,但是正在西线苦战的德军没有派来援军。在这种情况下,保军前线部队开始自行从巴尔干防线西线撤退。

9月22日、23日,在保加利亚西南的贝洛伏和佩切伏爆发了士兵起义。24日,暴动部队攻占了丘斯滕迪尔,设在那里的保军最高司令部被暴动士兵夺占。他们随后在腊多米尔城成立了一个小小的共和国,被沙皇派去前线安抚士兵的农民党领袖斯塔姆博利斯基任总统。一支15000人的叛变军队随后向索非亚进军,并攻占了近郊的弗拉纳,王室的行宫近在咫尺。接着在索非亚郊外发生了内战,捍卫旧制度的一方包括保加利亚陆军中的德国炮兵、军校士官生和马其顿内部革命组织的狂热分子。幸运的是,内战只持续了三天,保加利亚同协约国限定停战协议的消息一自萨洛尼卡传来,叛乱军队就自动解散了。

10月3日,在协约国占领当局的要求下,斐迪南沙皇把王位禅让给了23岁的王储鲍里斯。当天晚上,他登上了孤零零地停靠在索非亚火车站月台上的沙皇专列,离开了生活32年的保加利亚国土,前往他成为君王之前在奥地利居住过的庄园颐养天年。12点整,随着一阵沉闷的汽笛声,火车消失在冥冥黑夜中。

1948年9月10日,斐迪南一世死于他祖宗的老家,德国的科堡,尸骨埋在了当地的圣奥古斯丁天主教堂。对于一个出生在维也纳的萨克森?科堡—哥达家族的成员来说,不知这里应该算是“故里”还是“异乡”。
avatar
Admin
论坛决策层
论坛决策层

帖子数 : 113
积分 : 1002486
注册日期 : 12-07-16

人物特征表
Life: 20

查阅用户资料 http://rgeschichte.longluntan.org

返回页首 向下

返回页首


 
您在这个论坛的权限:
不能在这个论坛回复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