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世的保加利亚和战争3

向下

近世的保加利亚和战争3

帖子  Admin 于 周日 七月 22, 2012 7:35 pm

“火车头沙皇”


令人惊讶的是,停战后出任首相的斯塔姆博利斯基没有废除君主制,也许他是对“懦弱的小沙皇”鲍里斯动了恻隐之心。此外,停战之后的保加利亚再也经不起更多的动乱:国土被协约国军队占领,北部边境的罗马尼亚军队正准备南下;希腊正在南部边境集结部队,并指责包括偷牛事件在内的一系列“保加利亚罪行”。至于保加利亚的那个西部邻国,尽管一部分塞尔维亚人昔日的梦想——将塞尔维亚和保加利亚合并成南斯拉夫国——似乎没有完全泯灭,但是鉴于保加利亚在战争中的表现 ——先是和德奥军队钳击并消灭塞尔维亚军队,然后劫掠破坏其领土,虐待其战俘——此时谈论塞保合并并不吉利。

巴黎和会期间,年轻的新沙皇忐忑不安地等着瞧他为其父亲1915年押错赌注要付出多少领土。令人惊奇的是,保加利亚在战败后几乎还获得一份领土。

按照美国总统威尔逊的“民族自决”原则,参加巴黎和会的美国代表提出了一份复杂的领土交换方案:罗马尼亚把保加利亚人占多数的南多布罗加归还保加利亚;保加利亚可能愿意放弃一些西北地方的领土给塞尔维亚—克罗地亚—斯洛文尼亚王国(后称南斯拉夫);南斯拉夫或许因此会同意把一部分巴纳特地区交给罗马尼亚。美国专家还同意保加利亚保留爱琴海出海口,甚至还要给他马其顿的一部分地区。毫不惊奇的是,美国人提出的这些领土调整建议最终一无所获。希腊、罗马尼亚和南斯拉夫都拒不妥协。美国正准备从欧洲事务中抽身,因此也只能作罢。

然而,当南斯拉夫试图索要保加利亚西部的大片地区,以及多瑙河上的维丁港时,仇视南斯拉夫人的意大利出来担任了保加利亚的第二位保护者。协约国占领军中的意大利部队甚至故意释放被圈禁起来的保加利亚战俘,还发给他们武器,让他们袭击南斯拉夫人。最后,由于意大利的反对,保加利亚只割让了四小块土地给南斯拉夫。
春秋网http://bbs.cqzg.cn
但是,甚至连美国和意大利的竭力帮助,也未能保全保加利亚在1912年付出巨大代价和挫折而获得的爱琴海岸。这片地区被协约国占领,1922— 1923年希腊在希土战争中遭受巨大灾难后,英法将该地区交给希腊聊以抚慰。虽然国联曾数次保证让保加利亚在该地区保留一个出海口,但是希腊拒不执行,整个西色雷斯地区都被希腊强行吞并。
春秋网http://bbs.cqzg.cn
1919年11月27日,在巴黎郊外纳伊城古老的市政大厅里,举行了一个简单的仪式。在法国总理克雷孟梭主持下,面色灰白、忧心忡忡的斯塔姆博利斯基在绿色台面呢的桌子上签订了《纳伊和约》。所有的领土割让都得到正式确认,保加利亚失去了大约十分之一的领土,此外还要赔款22.5亿金法郎,相当于 9000万英镑或18亿金马克,其年度赔付金额远远超过了保加利亚的预算。

作为一战中占领塞尔维亚的代价,保加利亚每年还要额外向南斯拉夫赔偿5万吨煤,此外还要在6个月内向南斯拉夫、罗马尼亚和希腊赔偿125头种牛、13500头奶牛、12500匹马、2500头骡子和33000只羊。

保加利亚军队也被大幅度削减,陆军被限制在2万人,海军则只能抱有4艘鱼雷快艇和6艘巡逻艇。在英法军官的监督下,保加利亚空军所有的51架飞机、113台引擎、3个气球和76挺航空机枪,以及所有的航空照相设备都用大锤和焊枪销毁。一些军官和飞行员设法藏起了7架飞机以及10台梅塞德斯航空引擎。

事实证明,斯塔姆博利斯基还算个杰出的政治家。他承认了新的国界,交了牲畜,遣散了军队,销毁了飞机和大炮,并成了国际联盟的拥护者。他还谴责过去的扩张主义行径,并进一步与南斯拉夫修复关系,共同打击“内部革命组织”那些无法无天的恐怖分子。他甚至开始在东欧各国中筹建农民党的“绿色国际”,以对抗赤俄的“共产国际”。
春秋网http://bbs.cqzg.cn
然而斯塔姆博利斯基的内外政策也得罪了不少人:保加利亚民族主义者、军官团、马其顿恐怖主义者、饱受高税收与通货膨胀之苦的中产阶级,可能还有沙皇。1923年6月,保加利亚发生军事政变,农民党内阁被保加利亚军官团、右翼政党和“内部革命组织”联合推翻。当斯塔姆博利斯基被杀害时,叛军首先砍掉了他签订《纳伊和约》的那只手。

春秋网http://bbs.cqzg.cn在1923年的反农民党政变中,保加利亚***坐山观虎斗,看他们的两个敌手互相残杀。及至他们自己在9月根据共产国际的决议发动起义时,也遭到同样野蛮的镇压。一夏一秋,那年被杀的保加利亚人可能超过一万。

经过两场斗争后,极右翼的“人民协商联盟”头子灿科夫教授出任首相,保加利亚军官团和他们的头子、国防部长沃尔科夫上校牢牢地掌握了大权。

保加利亚复仇心最重的一伙人掌了权,令其邻国大为震惊,开始在边境集结部队。只是由于英国和意大利出面警告,南斯拉夫才打消了与希腊和罗马尼亚共同出兵干涉的想法。

鲍里斯三世对1923年政变持中立的、不闻不问的态度。这位年轻沙皇是个秃顶,身材瘦弱,略微驼背,面带病容。他人生最大的乐趣是开火车,其次是研究钟表的机械结构。穿越欧洲大陆的“东方快车”司机们得到铁路公司的警告,列车在保加利亚境内行驶时,不许其国王靠近驾驶室。春秋网http://bbs.cqzg.cn

这种对政治心不在焉的态度实际上有助于保住他的性命和王位,因为在巴尔干当国王不是件轻松的事。在20世纪的头35年里,塞尔维亚及后来的南斯拉夫有两位国王被害,凶手分别是本国军官团和克罗地亚民族主义者;黑山有一位君主被废黜;希腊有两位国王被三次废黜,还有一位国王被猴子咬死;罗马尼亚则有一位国王在推翻了自己9岁的儿子之后取而代之。至于保加利亚,虽然老国王已经隐居到奥地利,新国王也对君主插手国事这一敏感问题采取了有益寿命的态度,但是谋杀还是找到了这位沙皇的头上来。

1925年4月13日,鲍里斯三世同皇家自然博物馆的著名昆虫学家伊尔切夫去巴尔干山脉采集昆虫标本,次日清晨在返回首都的路上被保加利亚***派出的枪手伏击,伊尔切夫和国王的狩猎向导被打死,司机身受重伤,国王的副官也被打伤。鲍里斯接过方向盘,从凶手的脚上碾了过去,成功脱险。15日上午, “军官同盟”创始人康斯坦丁?格奥尔基耶夫将军在领着孩子从教堂出来横穿马路时,被保共的便衣枪手击毙。16日,当人们在神圣礼拜大教堂为格奥尔基耶夫举行葬礼时,事先藏在屋顶上的炸弹爆炸,教堂被炸毁。从瓦砾中挖出250多具尸体,其中有大主教、索非亚市长、警察总监和不下十四位将军。鲍里斯先出席了昆虫学家和狩猎向导的葬礼,当他准备去神圣礼拜大教堂时,爆炸已经在15分钟前发生,这才幸免于难。

爆炸发生后,保共赶紧发表声明,否认自己和这些恐怖事件有关系,然后又说爆炸是几个极端分子的个人行为,“严重背离了党的正确路线”。不过这种辩解在复仇心切的军官团面前一点用处也没有,灿科夫政府先是从监狱中提出与“神圣礼拜大教堂”遇难人数相等的***囚犯处死,然后又不加审判的杀死了更多的***嫌犯。保共领袖格奥尔基?季米特洛夫在两年前逃往莫斯科,但他的一位兄弟却死于这次“白色恐怖”时期。

保加利亚***在其成立初期就深受巴尔干宗族复仇传统和马其顿内部革命组织的影响,具有滥用恐怖主义的倾向。1933年德国国会纵火案中,纳粹逮捕的那些共产国际成员都是保加利亚人,恐怕不能完全说是巧合;而20世纪80年代对教皇约翰?保罗二世的暗杀,则公认是由保加利亚特工策划的。就1925 年的这起案件来说,制造爆炸的保***员以前曾是为“内部革命组织”干湿活的恐怖分子。

保共和“马其顿内部革命组织”在1923年政变后都遭到了军政府的围剿,因此不免惺惺相惜,互相交换“革命经验”和有经验的杀手。保加利亚官方取缔“内部革命组织”,是怕该组织的挑衅将邻国的怒气招引到保加利亚头上。1925年希腊部队入侵保加利亚南部,为的就是这个无法无天的恐怖组织不断越过边境对希腊进行骚扰。春秋网http://bbs.cqzg.cn

1931年,世界经济危机的浪潮冲上保加利亚的海岸,导致了政治的进一步动荡和日益高涨的工人骚乱浪潮。1933年,一些抱有亲法西斯主义、极权主义和技术主义观点的保加利亚青年军官决定成立一个更强有力的组织,叫做“秘密军人同盟”,以取代已经官僚化、***化的旧军官同盟。他们与一个号称“环节集团”(Zveno)的右翼组织在1934年5月18日晚发动了政变,宣布终止宪法,解散议会,查封工会,禁止集会和示威游行,撤销地方自治,并实行严格的新闻检查制度。一些少壮派的政变头目进而鼓吹剥夺沙皇的权力,甚至建立法西斯共和国。

“环节集团”头目西蒙?格奥尔基耶夫将军怀揣新政府名单拜见了沙皇,另一个衣兜里装的是退位诏书,准备在沙皇不同意对新政府的任命时拿出来。鲍里斯知道秘密军人同盟具有强烈的反君主制思想,但是他要保住皇位,又离不开军队的支持和拥戴,于是在得知政变消息后,穿上将军军服,佩上勋章,跨上腰刀,毫不犹豫地在新内阁名单上签了自己的名字。

这次政变无疑向鲍里斯“无为而治”的观念提出了严重的挑战。登基的头几年,他确实只想当一个象征性的国家元首和名义上的军队总司令,做个“统而不治”的沙皇。但是1923年和1934年的两次军官政变都对王位构成了威胁,从而促使鲍里斯走上了君主专制的道路。集权统治此时在欧洲已经成为一个相当吸引人的新制度。极权统治此时在欧洲已经成为一个相当吸引人的新制度,许多在旧制度上面临绝路的巴尔干国家都准备吃一副这种灵丹妙药。南斯拉夫在1929 年、希腊在1935年、罗马尼亚在1938年都建立了富有巴尔干特色的君主独裁政体。1935年,鲍里斯三世不前不后也确立了君主专制。他利用老军官和年轻军官之间的内讧,迫使倾向共和制的西蒙?格奥尔基耶夫辞职,然后取得了军队的人事权。那些桀骜不驯的“秘密军人同盟”成员,有的被驱逐流放,有的被派到国外当公使或武官,还有的因“叛国罪”而被处死或长期监禁。

虽然保加利亚在1938年恢复了议会,但重建的议会成了纯粹的咨询机构和橡皮图章。1934年对政党的查禁令则依然有效。这样,军人集团消灭了内阁和议会,政权最终却落到了沙皇个人手中。对于鲍里斯来说,开火车和收集火车头虽然依然有趣,但国务繁忙,从此只能成为奢侈的娱乐了。
春秋网http://bbs.cqzg.cn
1935年夏天,德意志第三帝国的二号人物赫尔曼?戈林和新婚妻子去东南欧度蜜月,路过保加利亚。鲍里斯三世向这位胖胖的元帅颁发了“圣亚历山大”十字勋章,向埃达?戈林夫人赠送了一对精美的钻石手镯。事后沙皇和随从副官开玩笑说,也许这两件礼物应当对换一下,因为他注意到,戈林看到那幅手镯之后,那双星蓝色的眼睛里露出了只有女性走进珠宝店时才有的贪婪之光。

到1935年,德意志帝国已经大致恢复了它在巴尔干半岛各国的传统影响。世界经济危机后,法、比等国从东欧抽回了资本,从而为德国资本的渗入大开了方便之门。为购买保加利亚的出口产品,德国愿意付出比国际市场更高的价格,但是付款周期很长,而且保加利亚经常被要求用这些钱购买德国产品。德国同南斯拉夫、罗马尼亚和中国这些国家做买卖时采取的也是同样的政策。这是第三帝国世界经济新秩序的第一步试验,而且很成功。到1939年,德国在保加利亚进出口贸易中所占的份额分别达到65.5%和67.8%,保加利亚成了德国在巴尔干国家中的头号贸易伙伴。

1936年1月,在出席英王乔治六世葬礼时,鲍里斯三世顺道去了德国,除了去科堡宫看望老父亲外,还会见了戈林、沙赫特等访问过保加利亚的“老朋友”。当年8月1日,沙皇率保加利亚代表团参加柏林奥运会,并和希特勒进行了亲切的谈话。希特勒承诺帮助保加利亚“医治由战争造成的创伤”,鲍里斯则表示要学习元首的榜样,在保加利亚建立独裁统治。
春秋网http://bbs.cqzg.cn
不过,尽管同德国的关系变得紧密,但鲍里斯还是不愿意在一棵树上吊死,而是在大国之间打秋千,为保加利亚争取最大的利益。在出席俄土战争纪念碑落成50周年仪式时,他不忘歌颂斯拉夫俄国的功绩,称颂“兄弟的俄国人民的伟业”和“慷慨的援助”。至于英法,它们为同德国争夺保加利亚的好感,在1938 年强迫巴尔干协约国希腊、罗马尼亚、南斯拉夫和土耳其同保加利亚签订了一项协议,允许保加利亚改组其军队,并可以自由地重整军备。

鲍里斯经常讲的一句话反映出他“打秋千”时的为难心态:“我的军官团亲德,而我的人民热爱俄国;中产阶级喜欢英法,王后和孩子们亲意大利……只有我和我的议会是拥护保加利亚的。”换言之,保加利亚和德意、英法、苏联这三大集团都有割不断的联系,显然在这些国家之间保持中立才是最佳的选择。春秋网http://bbs.cqzg.cn

然而实际情况不允许保加利亚做出这样的选择。对于鲍里斯本人来说,由于在德国有亲戚,又娶了个意大利公主,他对希特勒和墨索里尼的力量和局限性都很清楚。当同一时期罗马尼亚的卡罗尔二世在亲德的钢丝上向前挪步时,鲍里斯倒宁愿站在远处欣赏这样的政治杂技,不时瞧瞧表演者脚下的深渊,深感忧虑。

但是,保加利亚军人和政治家却只看到了更肤浅的一面:德国在1935年、1937年和1938年已经展示了令英法政治家雌伏的魔力;而意大利,虽然其表演往往更富于喜剧效果,但也依靠扎开羽毛恫吓对方而捞到了不少好处。总的来说,二战前夕的保加利亚政府和军人同德意一样反对巴黎和会所制定的欧洲新秩序,致力于打破现有局面、收复失去的领土,而英法则致力于维持欧洲现状,还大力扶植巴尔干协约。虽然鲍里斯三世对保加利亚完全倒向德国阵营大摇其头,但是军官却不这么看。危险的是,军官团知道他们是有力量推翻沙皇的,沙皇也知道这点。
avatar
Admin
论坛决策层
论坛决策层

帖子数 : 113
积分 : 1002431
注册日期 : 12-07-16

人物特征表
Life: 20

查阅用户资料 http://rgeschichte.longluntan.org

返回页首 向下

返回页首


 
您在这个论坛的权限:
不能在这个论坛回复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