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战邦联总司令——罗伯特·李

向下

内战邦联总司令——罗伯特·李

帖子  Athelia 于 周一 八月 27, 2012 6:52 pm

罗伯特·爱德华·李(Robert Edward Lee,1807年1月19日-1870年10月12日),美国职业军人,为南北战争期间联盟国最出色的将军。他最终以总司令的身分指挥联盟国军队。如同古代的汉尼拔与埃尔温·隆美尔一样,其以寡击众以少胜多但最终不敌的情势为他赢得长久的名声。战后,他积极推动重建,在其生命的最后数年成为进步的大学校长。李将军维持着联盟国代表象征及重要教育家的形象至今。

早年生涯与事业罗伯特·爱德华·李出生于弗吉尼亚州威斯特摩兰县的斯特拉特福庄园,为独立战争英雄、弗吉尼亚州州长亨利·李三世(绰号轻骑兵哈利)与安妮·希尔·李(Anne Hill Lee)的第四子。他在1825年入学美国军事学院,并于1829年在46名同学中以第二名的成绩毕业。不仅在校成绩顶尖,他同时也是该校第一个(至目前为止也是唯一的一个)无缺点记录的毕业生。

李将军其后曾驻防于佐治亚州科克斯珀岛上的珀拉斯凯堡七个月。1831年,他转调至弗吉尼亚州的门罗堡担任助理工程师。驻扎该地期间,他与马莎·华盛顿的曾孙女玛丽·安娜·卡斯蒂斯·李结褵于其父母位于华盛顿特区对面的住处,阿灵顿宫。他们共有三子四女:乔治·华盛顿·卡斯蒂斯·李、玛丽·卡斯蒂斯·李、威廉·亨利·菲茨休·李、安妮·卡特·李、埃莉诺·阿格尼斯·李、小罗伯特·E·李、米尔德丽德·蔡尔福·李。

工兵生涯1834年至1837年间,李在位于华盛顿的工兵总司令部担任助手,且于1835年夏协助勘定俄亥俄州与密歇根州之间的州界。1837年,他接获生平第一个重要任命,担任工兵中尉,监督密苏里州圣路易斯港口以及密西西比河上游与密苏里河的工程。其成果使他得升为上尉。1841年,他奉调至纽约港的哈密尔顿堡,在当地负责构筑碉堡。

美墨战争、西点与德州
李将军于美墨战争期间(1846年-1848年)表现卓越超群。他当时在由韦拉克鲁斯推进至墨西哥城的过程中,是温菲尔德·斯科特的主要助手之一。身为幕僚的他以个人侦搜促成了美军多场胜仗。他找出了数条可用的攻击路线,墨军犹以为这些路线无法穿越而未加防守。

他于1847年四月的塞罗戈多战役后升为少校。他曾参与的战役有孔特雷拉斯战役、楚鲁巴斯科战役以及查普特佩克战役。他在此役中负伤。战争结束后擢升为中校。

美墨战争之后,他驻防于巴尔的摩港的卡罗尔堡三年。其后于1852年成为西点军校校长。在西点的三年中,他改善了校园内的建筑与课程,并付出时间与官校生相处。其长子乔治·华盛顿·卡斯蒂斯·李于其任内入学西点军校,并在1854年以第一名的成绩毕业。

1855年,奉调至第二骑兵队开赴德州前线,协助保护当地移民免受阿帕契与卡曼契族印地安人的攻击。那一阵子并不是李感到称心如意的日子。他不喜欢长期远离家人,尤其时当他的妻子病重。李只能尽可能的经常回家探视。

1859年,当约翰·布朗于弗吉尼亚州的哈珀斯费里(今位于西弗吉尼亚)发动突袭时,李正好人在华盛顿。于是奉命逮捕布朗并重建秩序。他迅速达成任务并返回德州的驻地。当德州于1861年脱离联邦时,李奉召至华盛顿待命。

身为奴隶主身为弗吉尼亚上流社会成员,李终身与奴隶制度接触密切,但他名下拥有的奴隶未曾多于半打。实际上,在于弗吉尼亚罗克布里奇县的记载中重新发现其1846年的遗嘱前,未能确知其名下是否拥有任何奴隶。其遗嘱内容为在他去世时解放一名叫做南希的女奴及其子女。[1]

然而,当李的岳父乔治·华盛顿·帕克·卡斯蒂斯于1857年十月去世时,李经由于执行其遗嘱,自妻方获得了可观的房产,并有权暂时支配63名奴隶,包含男女及小孩。依卡斯蒂斯[2]遗嘱所言,自其去世起的五年内,在“遗嘱执行人自视最为适当时”解放这些奴隶。

卡斯蒂斯的遗嘱于1857年12月7日认证。虽然罗伯特·李·蓝道夫、威廉·米德神父与乔治·华盛顿·彼得与李共为遗嘱执行人,但另三人不符资格,所以仅剩李一人单独负责结算房产及支配卡斯蒂斯的奴隶。李发觉自己需要资金来清偿其岳父所遗留的债务及修缮所继承的房产。于是,尽管遗嘱提供奴隶们在“遗嘱执行人自视最为适当时”得到解放的机会,他仍决定充分利用遗嘱所给予的五年支配权,雇用这些奴隶们到邻近的农场以及有更多工作机会的弗吉尼亚东部去工作,以资获利。这项决定使卡斯蒂斯的奴隶们感到不满,他们曾被告知在卡斯蒂斯去世后即可获得自由。

1859年,这群奴隶中的三名——韦斯利·诺里斯、他的姐妹玛丽及他们的一名表亲逃到北方。《纽约论坛报》收到两封(日期为 6月19日与6月21日)的匿名信。这两封信基于传闻与1866年《全国反蓄奴标准报》所印行的韦斯利·诺里斯的访谈记录,声称诺里斯等人在距宾州边界数哩处遭捕获,并送回给李,遭李施以鞭刑并以浓盐水擦拭伤痕累累的背部。他们在行刑后被迫到弗吉尼亚的里士满工作,后又被转送至亚拉巴马。韦斯利·诺里斯在1863年1月于该州潜越战线至北军所控制的区域而获得自由。

李于1862年秋,五年期满后,释放卡斯蒂斯的其余奴隶。

对奴隶制度的观点自内战结束后起,李通常被视为在一定程度上反对蓄奴。在战后及重建期间,李成为联盟国错失伟业论的中心象征。而当分离世代视蓄奴为严重错误后,李在一定程度上反对蓄奴的概念有助于他作为南方光荣的象征,及建立全国性共识。

最常被引用来主张李反对奴隶制的证据有:(1)解放卡斯蒂斯的奴隶,一如上述;(2)李1856年写给妻子的信函。信中写道:“我相信,在这个开化的时代,只有少数人不明白制度性蓄奴在道德上与政治上皆属有害。”(3)在战争最末期,他支持奴隶登记加入联盟国部队,并以解放其自由作为服务功绩的最后犒赏。

批评家则认为这些反对奴隶制度的描述误解了李的真正言行。例如说,解放卡斯蒂斯的奴隶之举通常被误解为是李本人的决定,而实际上是卡斯蒂斯遗嘱内的要求。李写给妻子的信函也因选择性引用而遭误述。在描述奴隶制度的害处后,他随后写道:

“ 详述其诸般缺失到底无用。我认为,这种制度无论如何对白种男性的祸害更甚于对黑色种族,而虽说我在感情上强烈支持后者的行径,我对前者更加同情。相比在非洲,黑人在道德观念上、社会心理上与实际情形上身在此处要好得多。我希望他们所经历的痛苦折磨——对其种族而言是必需的——可以把他们变好。他们要过多久才得受感化,端视全知全能的悲悯天意之所识与所为。
(It is useless to expatiate on its disadvantages. I think it however a greater evil to the white man than to the black race, & while my feelings are strongly enlisted in behalf of the latter, my sympathies are more strong for the former. The blacks are immeasurably better off here than in Africa, morally, socially & physically. The painful discipline they are undergoing, is necessary for their instruction as a race, & I hope will prepare & lead them to better things. How long their subjugation may be necessary is known & ordered by a wise Merciful Providence.[3])


实际上,该信的主题——赞成富兰克林·皮尔斯总统的演讲——完全不是奴隶制的祸害,反而是非难被李描述为“既不可靠又不负责”且为“有害作为”的废奴主义。

最后,批评家指称,无论在个人上对奴隶制抱持什么样的态度,李完全参与奴隶制体系,却完全未有过任何公开性的不同作为,直到军事情况终于极度绝望后,才计划在不公平的情形下有条件的武装黑奴。

内战
1861年4月18日,在战争前夕,经由马里兰州共和党人弗朗西斯·普雷斯顿·布莱尔在其子蒙哥马利·布莱尔-林肯的邮政部长-位于华盛顿的住处调解下,林肯总统透过国防部长西蒙·卡梅伦提议由李指挥联邦军。李在情感上反对南方脱离,并曾于1861年在信中猛烈抨击为“完全是一场革命”,背叛开国先烈。然而他因效忠于出生地,弗吉尼亚,而加入联盟国。

战争爆发时李奉派指挥弗吉尼亚境内一切武装力量,后成为联盟国军初始的五名上将之一。然而李尊崇自己合众国上校的军阶,拒绝佩戴联盟国将军徽章。他仅愿佩戴联盟国上校的三星章,而要等到战争胜利后方在承平时期升为联盟国将军。

在指挥弗吉尼亚西部的联盟国军,并负责卡罗莱纳海岸防务后,他成为美利坚联盟国总统杰佛逊·戴维斯的军事顾问。两人在西点军校即相互认识。

[编辑] 北弗吉尼亚军团司令在约瑟夫·E·约翰斯顿将军在1862年6月1日于七松战役负伤后,李继任北弗吉尼亚军团司令,获得第一个领兵作战的机会,他迅即发动了一连串的攻势。在七日战役中,他面对由乔治·麦克莱伦率领,威胁首都里士满的联邦军。联盟国部队因李将军的攻击行动而伤亡惨重,并因李将军部下执行战术时的无能而受损,但他的积极行动挫败了麦克莱伦。在麦克莱伦撤退后,李将军在第二次布尔河战役中击败另一支联邦军队。他后来入侵马里兰,企图重新补给军需,并尽可能的影响北方不利于战争结束的选举结果。麦克莱伦因截获一份南军所遗落的军令而得知李将军的计划,并在南军得以集结之前增援优势兵力至安蒂特姆。在那血腥的一日中,李将军抵挡住了北军的攻击,但不得不撤回弗吉尼亚。

因对麦克莱伦无法摧毁李将军部队而感到失望,林肯总统任命安布罗斯·伯恩赛德为波多马克军团司令。本赛下令渡过拉帕汉诺克河发动弗雷德里克斯堡战役。其部队因搭桥渡河而延迟,让李将军的部队有充分的时间组织坚强的防御。1862年12月12日的攻击行动对联邦军而言是一场灾难。林肯其后又任命约瑟夫·胡克为波多马克军团司令。胡克在1863年五月推进至弗吉尼亚的钱瑟勒斯维尔。其部队遭李将军及托马斯·杰克逊将军以大胆的行动分割为数段,且侧翼受攻,因而挫败。对联盟国而言,此战为以寡击众的重大胜利,但代价沉重:杰克逊将军-李将军最重要的部属-伤重不治,为国捐躯。李将军听闻噩耗,叹道:“我右臂已断。”

1863年,李将军再度着手攻略北方,期望南军的胜利可迫使联邦承认联盟国的独立地位。他企图在宾夕法尼亚的葛底斯堡击败乔治·米德所率领的联邦军,却无法达成。他的部属未能以他所预期的魄力积极进攻,詹姆斯·尤厄尔·布朗·斯图多特的骑兵队又远在战场之外,而李将军决定对联邦军战线中点发动大规模正面攻击——即灾难性的皮克特冲锋导致惨重的伤亡。一如安蒂特姆之战,李将军被迫后撤,但未受有力的追击。在这场失败后,李将军于1863年8月8日向联盟国的戴维斯总统书面请辞遭拒。

1864年,新任的联邦军总司令尤利塞斯·格兰特企图摧毁李将军的部队并进占里士满。李将军率其部队抵挡住其两项企图的进展,但格兰特以其优势的增援武力逐次逐步的向东南方持续推进。连串战役发生于欧弗兰、斯波齐尔韦尼亚法院、科尔德港。格兰特最终令其部队暗渡詹姆斯河而骗过李将军。在抵挡联邦军进占彼得斯堡里士满铁路补给线上的心脏地带的企图后,李将军的部队在彼得斯堡被围,并竭力掘壕自卫。他企图打破僵局,派遣朱巴尔·安德森·厄尔利经谢南多厄河谷袭击华盛顿,但厄尔利败于菲利普·谢里登的优势军力之下。彼得斯堡围攻战自1864年持续至1865年6月。

总司令1865年1月31日,李将军升任为联盟国武装力量总司令。1865年初,他力促通过让黑奴加入联盟国军以换取自由的构想。该构想在联盟国败亡前的短暂期间内未有结果。

在联盟国军因持续数月的战役而筋疲力竭之后,一支联邦军成功的于1865年4月2日攻下彼得斯堡。李将军放弃防守里士满,并企图与约翰斯顿将军在北卡罗莱那的部队会师。其所部为联邦军所围困,于1865年4月9日于阿波马托克斯法院投降。若干部下(间接由戴维斯总统指示)提议拒降以让部分小单位渗透出包围圈外,并进入山区以进行长期的游击战,为李将军所拒。

战后
战争结束之后,李将军曾向官方申请战后特赦,但未曾获淮。申请书送出后上呈至国务卿威廉·H·苏厄德的桌上,他以为是旁人将事情完成后呈送的副本而将之归档,数十年后方于其抽屉中再度发现。李将军将不获回应当成政府对其保留法律追诉权。

李将军申请特赦立下范例,鼓励许多前美利坚联盟国部队官兵接受再度成为美利坚合众国公民。1975年,在一名美国国家档案局职员发现李将军宣誓效忠的誓词后,杰拉尔德·福特总统对他发布特赦,并由美国国会回复其公民权。

李将军夫妇战时居住于妻子的娘家,卡斯蒂斯-李公馆,遭联邦军没收,成为今日阿灵顿国家公墓的一部分。在他去逝后,法院裁定该处房产遭违法查扣,须归还其子。州政府提议收购其全部土地而获同意。

他自1865年10月2日起于弗吉尼亚列克星敦担任华盛顿学院(今华盛顿与李大学)校长。在超过五年的任期中他将华盛顿学院由一所不知名的小学校转变成美国第一所提供商业、新闻与西班牙语课程的大学。他立下全面性,令人摒息的荣誉观念-我们只有一条校训,就是每一个学生都是绅士(We have but one rule, and it is that every student is a gentleman)-在华盛顿与李大学以及其他若干独断维持荣誉体系的学校垂范至今。重要的是,李校长专注于让学校吸引南北双方的学生。然而,该校仍维持着种族隔离制度。自1795年约翰·查维斯入学以后,华盛顿学院,或说华盛顿与李大学,直到1966年才招收第二个黑人学生。

罹病与逝世
1870年9月28日,李校长感觉不适,无法清楚的说话。医生们赶到后,仅能协助让他躺在床上,希望病情能自行好转。几乎可以确定李校长是得了中风。这场中风损坏了脑前叶,使他言语失能,无法咳嗽。他经由人工喂食以维持体力,但转而罹患肺炎。因为无法咳嗽,李校长死于并发症肺炎(而非中风本身)。他在中风后两周,1870年10月12日,逝世于列克星敦,葬于华盛顿与李大学校园的教堂下。


Athelia
论坛注册会员

帖子数 : 1
积分 : 2067
注册日期 : 12-08-27

查阅用户资料

返回页首 向下

返回页首


 
您在这个论坛的权限:
不能在这个论坛回复主题